-孟達得信後猶豫不能決斷。司馬懿則暗中率軍進討,親自率軍日夜兼程,八天後就抵達新城城下。吳、蜀派出援兵解救孟達,被司馬懿部攔阻於西城的安橋、木蘭塞等地。此前,諸葛亮曾告誡孟達加緊防範,不要上當,孟達寫信給諸葛亮,認為:“宛去洛八百裡,去吾一千二百裡,聞吾舉事,當表上天子,比相反覆,一月間也,則吾城已固,諸軍足辦。則吾所在深險,司馬公必不自來;諸將來,吾無患矣”。等到兵臨城下,孟達驚歎神速。

太和二年(228年)正月,司馬懿兵分八路攻城,攻十六天,孟達的外甥鄧賢、部將李輔開城投降。魏軍入城,擒斬孟達,傳首京師,俘獲萬餘人。司馬懿回軍,仍駐宛城,獎勸農桑,禁止浮費。南方吏民心悅誠服。

過去,申儀久在魏興郡,專威弄權,擅自借皇帝名義刻製印信,私相授予。孟達被殺之後,申儀自生疑慮。當時各郡郡守見司馬懿克敵製勝,紛紛奉禮祝賀。司馬懿聽之任之,並讓人向申儀暗示也來祝賀。司馬儀乘機將他收捕,送往京師。

可以說,司馬懿平滅孟達之戰,先是多方誤敵,使其心懷疑慮,然後待其未發,準備不足之時,迅速圍城,取得了全勝。在進攻新城的同時,還派出兩路人馬對於增援新城的吳蜀部隊厄險阻擊,保證了戰役的勝利。

風雨228年

魏明帝太和二年,(公元228年),這一年其實一點都不和平。從年初到年尾,都充滿著殺伐和血腥。

從司馬懿迅速平定孟達開始,接著就是諸葛亮第一次出祁山(甘肅西和縣西北)。當時,從漢中北進,有兩個方向四條通道。一個方向是出秦嶺入關中。在這個方向上有二條通道:一是出秦嶺子午道,進入關中;二是經秦嶺褒斜道,出入斜穀,進入關中西部;這二條通道穀長路險,均有棧道,大軍行動比較困難。另一個方向是往西經陽平關進入隴山,在這個方向上有二條通道:一是出陽平關,經故道、散關,進入隴東;一是出陽平關,經武都、建威到隴右的祁山出天水。這二條通道道路較遠,但略為平坦。諸葛亮不用魏延以奇兵出子午穀直逼長安之計,而是事先揚聲走斜穀道取郿,讓趙雲鄧芝設疑兵吸引曹真重兵,自己率大軍攻祁山,隴右的南安、天水和安定三郡反魏附蜀。張郃出拒,大破馬謖於街亭。諸葛亮拔西縣千餘家返回漢中。可以說年初,在西南、西北邊境,曹魏都取得了勝利。但是到這年的8月,形勢發生了逆轉。

事情可以追溯到這一年曹真平定西北之後,4月,曹睿從長安巡幸回到洛陽,應該在這時召見了司馬懿,詢問平定吳蜀,先從哪個下手?

司馬懿說:吳國。他們一直以為我軍不習水戰,因此,敵人敢於散居在東關,而且直接提到了東關:“吳曆曰:諸葛恪作東關,魏軍距之,恪令丁奉等兵便亂斫,遂大破北軍。曆陽郡圖經曰:東關,曆陽縣西南一百裡。”),大凡攻擊敵人就要直搗其腹心,那麼,夏口(武漢,有爭論)和東關就是吳國的腹心。如果命令曹休在東麵向皖城,吸引孫權東去增援,我則南下夏口,就一定能把孫權擊破。於是,曹睿深以為然,下令兩道伐吳。

本來的計劃是把曹休作為誘兵,調動孫權回救,主力應該是司馬懿的西路軍,乘虛進攻夏口。

然而,以後的事情發展成曹休在東路的孤軍奮戰,直到賈逵前去救援。

這時期的司馬懿在做什麼呢?

甚至連司馬懿在這一年統兵南下夏口都冇有記載,好像這次進軍行動,僅僅是曹休個人受到吳國鄱陽太守周魴(其子就是大名鼎鼎的周處)欺騙,擅自攻擊皖城的行動。其實不然。

但是,透過史書上的蛛絲馬跡,我們看到了一點端倪。

太和二年,帝為二道征吳,遣司馬宣王從漢水下,休督諸軍向潯陽。賊將偽降,休深入,戰不利,退還石亭。軍夜驚,士卒亂,棄甲兵輜重甚多。

詳細說明瞭當時是兵分三路進攻吳國,當西路司馬懿向江陵,中路賈逵從西陽(今河南光山西南10公裡)向東關(關隘名,今安徽含山西南30公裡處的濡須山上,安徽巢縣南),東路曹休向皖城(今安徽潛山),但是當曹休得知周魴要投降的時候,要求再向南深入吳地接應從西南麵前來“投降”的周魴,曹睿為了保證有足夠的兵力深入,就要求賈逵和曹休合兵一處,但是曹休並冇有等到賈逵的到來,當曹休發現受騙以後,仗著兵精糧多,與陸遜在石亭(今安徽舒城境)展開大戰,敗逃至夾石(山名,今名北峽山,在今安徽桐城縣北)。與此同時,當賈逵到達東關的時候,發現這一戰略要地,並無吳軍,賈逵立即意識到,此時的吳軍一定全部抽調到打擊曹休的前線了。乃部署諸將,水陸並進,行二百裡,得生賊,言休戰敗,權遣兵斷夾石。諸將不知所出,或欲待後軍。逵曰:“休兵敗於外,路絕於內,進不能戰,退不得還,安危之機,不及終日。賊以軍無後繼,故至此;今疾進,出其不意,此所謂先人以奪其心也,賊見吾兵必走。若待後軍,賊已斷險,兵雖多何益!”乃兼道進軍,多設旗鼓為疑兵,賊見逵軍,遂退。逵據夾石,以兵糧給休,休軍乃振。

周魴傳,陸遜傳等對這一戰都有詳細的描述,可以說是赤壁之戰黃蓋詐降以後東吳又一次成功的詐降。

這次戰役的失敗,直接原因在於曹休輕信敵人,孤軍深入,導致大敗;

其實,深層次的原因,還在於,這次曹魏的軍事行動,本身戰略重點太分散,三路大軍,三個目標,各自為戰。而吳國則是集中兵力,全力圍殲曹休一部。

這一戰的結果是魏國的第一軍人大司馬曹休“慚憤”而死亡。

聽說曹休戰敗,就在這一年的年底,諸葛亮寫了後出師表,開始了第二次北伐,出散關,包圍陳倉(今陝西寶雞西南),當時駐守陳倉的是將軍郝昭,攻打二十多天未破,軍糧吃完,另外張郃部隊從方城召回,不得已又退回漢中。

總體上說,228年的這四次大戰,曹魏三勝一負,可以說成績還不錯。

諸葛亮幾乎自己冇有什麼喘息,也冇給魏國什麼喘息,就又捲土重來,立馬於第二年(229年)的春天開始了他的第三次北伐。這次,諸葛亮的戰略目的,不再企圖一下子占領隴西諸郡,而把目標縮小到消除漢中西部隱患,很快蜀軍就占領了處於漢中西部的武都、陰平,並在那裡駐紮了軍隊。魏將郭淮企圖救援,被諸葛亮出兵威脅後方,郭淮不得不退卻。這次北伐以蜀國占據了2個人煙稀少、處於崇山峻嶺之中的魏郡為結束。你掐我,我也要掐你,到魏太和四年(230年),魏進封曹真為大司馬,成為帝國的第一軍人;進封司馬懿為大將軍,成為帝國第二軍人;進封遠在遼東的公孫淵為驃騎將軍,(名義上的稱號,也是為了羈縻公孫淵而已)。都給你們升官了,該為國出點力了吧,到了這年的秋天,魏國命令曹真從北路長安出發,從子午穀南入;司馬懿從東路宛城出發,溯漢水而上,進攻漢中,約定兩支大軍在南鄭(今漢中南鄭縣)會合。結果,老天不作美,連日大雨滂沱,那時候也冇水泥路,更冇高速,在平地是一片泥濘,在崇山峻嶺之中,時時出現泥石流險情,棧道斷絕,這雨一下就是30多天,戰鬥力已經喪失一半了,即使曹真一心為公,與士卒同甘共苦,部隊的糧餉不足,把自己的家財也拿出來分發給將士,但是,那雨下的卻似乎冇有停止的跡象,而且是從天而下的瓢潑大雨,不能不影響全軍的士氣。結果,這次出兵根本就冇看到蜀兵的影子,自己來個千裡大遊行,20多萬人來回瞎跑了幾千裡,洗洗露天雨,又回原地了。

太和5年(公元231年),諸葛亮開始了第4次北伐,這次北伐有幾個看點:一是首次用木牛流馬運送軍糧;二是因為在這年的3月曹真去世,司馬懿首次作為主帥正麵與諸葛亮對壘;三是司馬懿一直尾隨諸葛亮而不敢逼近;四是諸葛亮在退卻的時候,設伏兵用弓弩射殺張郃;五是,李嚴被廢黜,諸葛亮獨攬蜀國大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