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所謂“地麵”,在這種時候,也隻能是空天戰艦的頂部裝甲。厚重黑沉,偶爾從模塊組構間隙透出指示燈光,看得多了,倒是在規律性地呼吸。

隻是,小醜注視“地麵”的感覺,並不是對它感興趣,而似是要穿透這層屏障,看清楚下麵發生了什麼。

“下麵有事?”視頻會議介麵,數黑獅的好奇心一直處在高位,當下就問出來。

田邦撇嘴:“他不就是事兒嘛。”

“也是。”黑獅轉臉又問,“有人離得近點麼?”

“嗬嗬。”

大家都是被田邦所說的“淵區漩渦架構者”吸引來的,基本上都在大江沿岸一線,離淮城毒沼區起碼三百公裡以上。最近的反而是跟隨深藍集群前進的山君、六甲等人,距離營地也有快兩百公裡了。

這種距離,肉身側基本歇菜,對於精神側超凡種來說,一般乾涉攻伐也還罷了,藉助淵區大概率能成,但要他們被動感應資訊,基本不可能做到。

除非是以類似於主動雷達的方式,強行掃描相關區域那樣就和乾涉攻伐也差不到哪兒去了。

所以,大家就隻能當睜眼瞎唄。

袁無畏也撇嘴,不過視線卻是轉到視頻會議介麵一角,屬於六甲和田邦的那個位置主要是田邦。

他這時候纔想起來,這哥兒們還是地洞工程營地的最高指揮官呢!這麼事不關己的德性,真特麼想舉報一波!

這種時候,像幾位超凡種,又或者袁無畏這般,還能好好看細節、搞推理的觀眾,未必能有幾個。

絕大多數人,都是帶著情緒。

便是本來事不關已的新觀眾們,在空天戰艦這種龐然之物的震懾下,在一眾鐵粉的密集彈幕推動下,也不可避免給帶起節奏。

瑞雯剛剛現身的時候,一幫人歡欣鼓舞,覺得被那個吸血鬼哥哥帶到嚴重跑題的直播,總算要迴歸正軌。

但很快,相當一部分人又回過味兒來,特彆是麵對鏡頭中神經質般笑著,鬼氣森森的小醜——這傢夥在最短時間內,成為了很多人腦海中揮之不去的夢魘。

而如今,瑞雯和這傢夥的距離,最多也不過就是一二十米。照著小醜神鬼莫測的手段,當真是一撲可至!

所以轉眼間,眾多事業粉偃旗息鼓,而規模不遑多讓的媽媽粉,又開始發力:

“天啊,誰把瑞雯送上來的?”

“這不就是送嗎?”

“快走快走,咱們不直播了1

“安全第一,保命要緊。”

“這不是軍方的戰艦嗎,深藍行者在哪裡?”

“就是這個人,這個高度危險的神經病中,軍哥哥快抓住他1

無論是超凡種們的討論,還是直播間的氛圍,對現實情境的影響無限接近於零,甚至都不如墨水的運鏡來的直接流暢,壓迫感十足。

鏡頭就跟隨著小醜的動作和視線,充分反映這個神經質的危險人物所關注的方向。

小醜對著並無意義的空天戰艦裝甲發了一會兒呆,視線又向前蔓延。墨水的鏡頭也跟著移動,最終落到瑞雯腳下。

瑞雯腳下蹬著一雙很硬核的中筒叢林靴,這是她近期在荒野上的裝扮,很多天都冇有變過,網上同款的靴子早已經賣斷了貨

當然這不是重點,重點在於,就在這雙迷彩靴子邊緣,黑沉的金屬裝甲之上,分明鋪開了一灘可疑的液體,紅中帶灰上麵還有一段抽搐的**結構。

嗯,正抽搐中,好像是半邊手掌?

疑似“斷掌”的結構上,大概是殘留有兩根或者是三根指頭,此時每一個指頭甚至是每一段指節都在抽搐彈動,似乎帶著格外激動的情緒,與直播間的彈幕倒是有些匹配。

隻不過現在,滿屏都是一些“這麼柔柔弱的小姑娘,萬一出事你們於心何忍”之類的表述,至於詭異血跡中的詭異斷掌,是怎麼個情緒就不好揣測了

反正袁無畏第一感覺就是,這片段殘肢,似乎是一門心思想要逃離:逃離目前所在的這片區域,離瑞雯越遠越好!

這種完全出乎意料元素,越是聯想越是詭怪。袁無畏眼皮跳了跳,下意識又用力眨眼,想再辨認清楚,然而那個已經超出了正常直播展現範疇的場景,轉眼竟是越發荒誕了。

斷掌殘肢,就在這短短一眨眼的功夫,又一次“肢解”,就此崩解開來,分成無數活化碎肉,塊塊變形,好像化成了幾十上百個大小不等、種屬不同的蟲豸,四麵逃散。

甚至是一邊逃,一邊繼續分解,最小的幾乎要與裝甲表層那灘疑似“血液”渾成一處。

“”袁無畏咽口唾沫,這才又覺得噁心。

“尼克?”黑獅哎呦一聲,“什麼情況?”

“他真來了?”

“哪裡?”

超凡種們很驚訝的樣子。

袁無畏終究反應慢了半拍:什麼尼克?

等幾位超凡種差不多輪了一圈兒,以示驚訝,他纔想起來:尼克,不就是那個當代海賊王,裡世界知名其實世俗世界也是惡名昭著的凶人?

能讓超過牌組牌麵三分之一數量的超凡種聯手追殺,不管裡麵有多少真情,多少假意,此人還能大模大樣活到現在,都是個牛人冇錯。

視頻會議之初,李柏舟還說,曾見過這位,當時好像是說在海邊“所以,瑞雯和尼克交手了?”

“時間,地點?”

“就冇有一點兒征兆嗎?”

超凡種的思路跳蕩,又順理成章,但驚訝隻有更甚。

確實,尼克最近的戰績,爛到一蹋糊塗,可畢竟那是麵對“羅五殺”,非戰之罪。

再怎麼說,他也是牌組上的“方塊9”,且是與“方塊4”共生、號稱世界最難殺的超凡種。然後,就這麼無聲無息地留了小半截殘肢

此時的空天戰艦上端,仍然是小醜與瑞雯對峙的局麵。

前者對那灘血液、蟲豸,倒是很感興趣。他伸出舌頭,在下唇舔了舔,感覺口水大量分泌的樣子。

期間,小醜也幾次試圖將視線投射到飛艦之下,卻看不到什麼,轉又盯著瑞雯。

可這時候,墨水的鏡頭卻從他臉上滑開了,其實幾乎同步,小醜也在偏轉視線。

就在小醜身後,一座艦島,在艦體中部聳立,帶起了後半部分近十米高的“二層建築”。

那裡大約是指揮中心的位置?

太陽剛好錯開了角度,對映的陽光稍弱了些,可以看到,艦島前端一體式透明窗體之後,有一個人影,斜逆著光站在那裡。

鏡頭拉近,那人是中年白人樣貌,穿著軍常服,無帽,居高臨下,俯視過來。同時還舉手齊額,微笑行禮致意,意態放鬆,姿勢相對隨意,看上去倒比較友善。

袁無畏“噝”了一聲,本能就有點兒牙疼。

約瑟中將這麼搞

身邊,屠格微微偏過頭,好像有什麼東西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袁無畏也注意到,幾乎是同步的,視頻會議裡大多數人,動作、眼神雖不同,但都是有反應的。好像有什麼事件,在他們共同的感知範圍中發生了

難道是什麼大戰?大規模殺傷性武器投送?

“哎呦,臨時征驀?軍方可以這麼搞?”

啥?袁無畏冇聽明白。

“經過戰後修法,法理上,冇有一條法律或規定,允許軍方就地征募公民,執行戰鬥任務。不過,如果是這位”

李柏舟發言,其間言語稍頓:“90年的時候,能力者協會總會,確實與星聯委簽訂過備忘錄,應該還有臨時協議?”

門羅麵色微妙,以微不可察的幅度點頭。

李柏舟也就明確這一點:“協議明確,對全球通緝重犯尼克,無論何時、何地,一旦由政府、軍方鎖定位置並告知,附近超凡種必須無條件參與後續圍剿行動。

“對尼克及其同黨,天下人,共誅之。”

田邦又一次“噗”地笑出了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