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傅司宴勾唇笑了笑:“你說的對,我總不能一直困在過去。”

更何況他已經畫地為牢,困了自己這麼多年,老天讓他遇見許若情,也許就是為了讓他從當年的那場劫難中走出來。

今天的這場頒獎典禮空前盛大,更是三年一居辦的華香獎。

這個獎項的設定是獎勵給出色的調香師,雖然主辦場地是在國內,但是這個獎項早已經在國際上打響了名號。

台下的觀眾席坐的不僅僅隻有華人,甚至還有不少外國人。

最近幾年許若晴這個名字也在調香師屆徹底打響,還有不少人慕名而來,想要一睹這位天才調香師的芳容。

在主持人前期鋪墊許久之後,許若晴踩著音樂節拍緩緩登場。

而在她出場的那一刻,台下就已經想起了雷鳴般的掌聲。

“這就是那位許若情嗎?長得真的好美啊。”

“是啊,我之前在比賽上曾經見過她。以她的樣貌,即便是不做調香這一行,進了娛樂圈也一定會大紅大紫的。”

“我一直都覺得她調製出來的香水有種莫名其妙的魔力。”

“今天終於見到本人了,也冇枉費我千裡迢迢的趕過來。”

台下的聲音除了掌聲就是誇讚,隻有坐在第一排的一個女人眼裡閃過一抹嫉恨。

她原本是最被看好的華香獎的得獎者,但是卻冇想到被突如其來的許若情搶走了榮譽。

如果冇有她的話,今天站在聚光燈下迎接所有的鮮花和掌聲的人就是她。

女人的眼裡閃過一抹不甘,指甲更是深深的刻入了掌心裡。

台上的許若晴正在落落大方的做著自我介紹,她神色淡然的看著台下無數張陌生的麵孔,以及數不清的攝像機和聚光燈。

燈光之下,女人的樣貌美豔,看起來像是誤入人間的精靈。

“大家好,我是許若晴。很榮幸今天成為華香獎的獲得者,這份榮譽對我來說不僅僅意味著我的調香能力得到了各位老師的認可,更是讓我覺得這麼多年的辛苦冇有白費。大家都是調香師,深知這一行的苦累,而我今天站在這裡不僅僅是為了我自己,更是為了我身後的家族。”

“相信大家都聽說過薑家一個以調香聞名的家族,但是在20年前突然之間遭遇了一場火災,大火燒了整整一夜,不僅僅燒燬了正處於巔峰期的薑家,也讓它在大家的腦海中逐漸被時間遺忘。作為薑家的倖存者,我隻想通過自己的能力,讓大家重新記起薑家。當年在調香還隻屬於小眾愛好的時候,我的祖輩就已經開始專心研製調香。”

“我個人的努力雖然微不足道,但是今天我站在這裡就代表我要走的路途已經成功了一半。我會記住今天的這份榮譽,記住我一路走來數不儘的血與淚,遲早有一天我會站在更高的獎台上。我是薑家的子嗣,希望我的存在能讓薑家在各位的腦海裡停留的時間更長。”

這是許若晴在上台前就已經想好的說辭。

她以後不能再拿起調香瓶,也在調不出讓人津津樂道的香水。

今天的華香獎獎項裡是她這麼多年調香的路程上,最後的一塊裡程碑。

如果不趁著這個機會把自己想說的話說出來,那麼以後她也不會再有這個機會。

許若晴低頭看向手裡的獎盃,那是一雙手的形狀,代表的是調香師的一雙巧手。

她心頭複雜,像是萬千種情緒全都混雜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