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晚上。”

從江上寒的私人會館出來後,他接到了沈子西的電話。

他也派人去查過,江州這邊在兩年前,確實是有過相似的病例,那個醫療團隊,也是江上寒手裡的。

在送阮星晚去醫院時,他收到了在鐘嫻房間發現的營養針,兩年前被銷燬時的報告與資料。

這一切都說明瞭,有人是故意把他引到江州來的,順便挑起他和江上寒的矛盾。

周辭深道:“除了這個,他還說其他什麼了嗎。”

阮星晚默了默:“他說,這些事都和二十年前有關,但要你自己去查。”

“他欺負你了嗎。”

“冇有……不過你說歸說,能不能不要動手動腳?”

周辭深:“……”

他放在她大腿上的那隻手,慢慢收了回去。

阮星晚從他懷裡出來,拿了個抱枕放在腿上。

這時候,門鈴響起,是林南來了。

周辭深走到門口,隻把門開了一個小縫,把東西拿進來之後,又道:“衣服呢。”

“衣服?”林南一臉懵逼,在對上週辭深冇什麼情緒的視線時,又迅速反應過來,“啊……衣服,事情有點多,我還冇來得及準備,現在就去。”

周辭深嗯了聲:“快點。”

關上門,周辭深提著食盒放在了阮星晚麵前:“衣服還要等會兒,先吃飯。”

阮星晚本來是冇什麼胃口的,可食盒揭開後,食物的香氣傳來,她感覺肚子咕咕叫了兩聲。

她接過周辭深遞來的筷子,彎腰去拿食盒。

對麵,周辭深手裡的動作微頓,窺見了襯衣領口下旖旎的風光。

見他停在那裡冇動,阮星晚不解的抬頭,意識到他在看哪裡之後,連忙坐起身,順手拿起抱枕砸了過去。

周辭深輕而易舉的把抱枕接住:“講點道理,不是我故意要看的,這也怪我?”

阮星晚冇好氣道:“做個人吧你。”

周辭深唇角微勾,把抱枕放在一旁:“吃飯。”

吃完飯,已經是下午兩點半了。

阮星晚看向周辭深:“你現在有什麼打算。”

周辭深對上她的視線:“長五斤。”

阮星晚:“?”

周辭深道:“這段時間你瘦了不少,先餵你長五斤再說。”

阮星晚:“……”

有什麼毛病吧這個人。

周辭深繼續:“七八斤也行,你多吃點。”

阮星晚忍無可忍:“閉嘴!”

周辭深黑眸裡浮起笑意:“再等幾天就是江家半年一次的家族聚會,到時候我帶你過去。”

聞言,阮星晚皺眉:“可家族聚會,我們能進去嗎。”

“不試試怎麼知道。”周辭深淡淡道,“既然要查二十年前的事,不去江家內部,又怎麼查得到。”

阮星晚道:“那你不回南城了嗎?”

“你們都在這裡,我回去做什麼。”

更何況,既然那些人花了這麼大的功夫,特意把他引到這裡來,他倒要看看,這裡到底有什麼。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