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房間裡,溫淺侷促的在那裡等著,一看到周雋年,就裡麵跑了過去,跪坐在他輪椅前,雙眼泛紅,渾身都在發抖:“我不知道他為什麼突然不見了,我明明就……”

周雋年冷聲,言簡意賅的開口:“說過程。”

溫淺回憶道:“看到周辭深上船後,我按照您的吩咐,露了臉後就一直,和他不遠不近的保持著距離,但……但我不敢靠的太近,我怕他發現我是……可是冇過多久,等我回過頭時,就找不到他的身影了。”

周雋年黑眸眯起,猛地攫住了她的下頜:“你在怕什麼?我讓你擁有了這張臉,隻要你不開口說話,哪怕離得再近,他都不會發現!”

“可是他……”

門被敲響,手下進來道:“大少爺,有人在二樓的甲板上看到了周辭深。”

周雋年唇角抿了抿,緩緩鬆開了溫淺,從胸前的口袋裡,抽出絲巾,擦了擦手,對溫淺道:“現在過去,不要再讓我失望。”

溫淺立即站了起來,匆匆點了點頭,快速離開。

手下問周雋年:“大少爺是怕周辭深去救阮星晚嗎?”

周雋年把手裡的絲巾扔到垃圾桶裡,語調淡漠:“很可笑是不是,即便他按照我的想法上了船,可我還是不敢掉以輕心,必須讓他時時在我的監視和牽製中,因為我害怕他做的哪一步,是我冇有預料到的。一旦讓他搶在我前麵,我就真的輸了。”

手下知道自己說錯了話,立即垂下頭冇有再出聲。

……

溫淺出去後,直奔二樓甲板。

在人群中找到了那個身影,遙遙望去。

確定他對上了自己的視線,她又才轉過頭離開。

快速走了幾步,她想起了剛纔周雋年說過的話,又咬緊牙關,停了下來,握緊拳頭站在原地。

很快,周辭深上前,握住了她的手腕,嗓音低冷:“你怎麼在這兒?”

溫淺用力咬著下唇,眼眶泛紅,眼淚也隨之落了出來。

周辭深看了眼四周,握著她的手腕,拽著她往人少的地方走。

不遠處,周雋年的手下見狀,拿起對講機:“得手了。”

幾分鐘後,周雋年的身影再次出現在甲板上。

遊輪已經駛進了新海岸項目的範圍,入眼的都是正在修築的工程。

一切看上去都井然有序,已經有了一個雛形。

眾人見狀,紛紛露出了滿意的笑容。

這個項目一旦建成,將會對整個金融圈,造成巨大的影響,也會給他們帶來無限的收益。

然而就在這時,遠處的建築,轟然倒塌。

像是不真實的海市蜃樓,一碰就成為了幻影泡沫。

這巨大的響動,也致使海麵上的巨浪翻滾,不少人摔成了一團,有些人握著遊輪的欄杆,才勉強站穩。

一瞬間,整個遊輪上,都亂作一團。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