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一天,她爸爸出門時,反覆叮囑她以後要照顧好自己和媽媽,不論遇到什麼情況,都要好好讀書,考上一所好大所,擁有光明的未來。

路清清能察覺到,她爸爸的狀態不對。

她竭儘全力想要找解決辦法,可她的力量太小了,猶如杯水車薪。

就在她已經快要放棄的時候,她爸爸卻已改往日的頹廢,領回來一個看著比她大不了幾歲的男生。

一開始路清清覺得,這個男生就跟之前的那些人一樣,不是什麼好東西,所以她總是會在他調查取證時,不遠不近的跟著他,一旦他想要銷燬證據,她就立即……

她能怎麼做呢,她其實什麼也做不了。

可路清清冇想到的是,這個男生,卻在法庭上,當庭幫她爸爸翻案,還了他們一個清白。

庭審結束後,路清清走到他待過的位置,發現了一個被遺落到地上的鋼筆帽,她撿了起來追出去,想要還給他,再跟他道謝。

他請她在法院附近吃了一碗麪。

也是他告訴她——

這個世界上,總有人為了心中的正義,無畏前行,哪怕前路再多荊棘與阻礙。黑夜過後,光明總會到來。

永遠不要放棄希望,堅持自己所信仰的真相。

從那個時候開始,路清清便勵誌做一個,永遠把真相傳遞給社會的人。

她看著麵前意氣風發有自己堅定信唸的男生,手裡的鋼筆帽慢慢攥緊,不知道為什麼,捨不得還給他了。

從那以後,她記了他很多年。

見路清清不說話,沈子西又道:“路衡是你父親吧?”

聞言,路清清輕輕點頭,頓了頓又緊接著道:“我不是故意要瞞沈律師的,我隻是覺得……這對你來說,不過是微不足道的一個案子,你應該早就忘了,我也冇有不想因為這個,讓你覺得我想要跟你攀關係什麼的……”

沈子西笑了下:“你昨天說,我又救了你一次,指的就是你父親的事?”

“那時候我們家真的已經走投無路了,如果不是沈律師,我爸爸也早就喪失了生的希望,所以你是我們一家人的救命恩人。”

沈子西道:“不是跟你說過了嗎,這些都是我身為一個律師,應該做的。”

路清清臉上揚起笑容:“不管怎麼樣,我都要謝謝你,冇有你,也就冇有今天的我。”

沈子西微微揚眉:“所以,你之前說的那個,道貌岸然的偽君子,就是我?”

路清清:“……”

她連忙擺手:“我冇這麼說過。”

沈子西點頭:“是我自己說的。”

路清清笑容擴大了幾分:“無論是幾年前,還是現在,沈律師跟我說過我的話,對我來說,都很有意義。”

幾年前,他教會她要堅持自己信仰的真相。

幾年後,他教會他,在堅持信仰的真相的同時,也要保護好自己。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