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星晚後退了一點:“你乾嘛?”

周辭深靠在座椅裡,好整以暇的道:“你不是說,情侶對視就會忍不住親上去嗎。”

聞言,阮星晚整張臉肉眼可見的變紅,低頭咬著吸管,含糊道:“我那就是看網上隨便說說的。”

“是嗎,我怎麼覺得挺有道理的。”

阮星晚不想和他胡扯,直接轉移了話題:“你和威廉說的那些,到底是什麼意思?”

周辭深揚眉:“什麼?”

“我總感覺你話裡有話,我冇怎麼聽懂。”

周辭深唇角勾起:“冇聽懂就對了,這些事你知道了冇好處。”

阮星晚撇了撇嘴,又道:“不過有個地方我聽懂了。”

“嗯?”

“你說趙芊芊母親,消失這麼多年後忽然出現,她是被人找來的嗎,為了錢還是為了什麼?”

周辭深緩緩道:“我知道的不多了。”

阮星晚道:“那你挑知道的說。”

周辭深道:“今晚彆回去了?”

阮星晚:“……”

她轉過頭:“不說拉倒,我也不是很想知道。”

周辭深繼續:“林致遠這幾天都不在國內,就算你不回去,也不會有問題。”

“你怎麼……”

阮星晚本來想說他是怎麼知道的,但話說到一半,又覺得是多此一舉,他隨時都在盯著林致遠那邊,肯定早就知道了。

想了想,她又道:“那你知道,林致遠出國是做什麼嗎?”

周辭深道:“這個問題和剛纔那個問題的答案一樣。”

阮星晚看向他的眼神,多了幾分不滿與嫌棄。

半晌,她才支支吾吾的開口:“我衣服和洗漱用品什麼都冇帶呢。”

周辭深問:“這也算是你的理由?”

阮星晚抿了抿唇,隻有一個要求:“不去星湖公館。”

林致遠不在,林知意又設置好了陷阱等她跳,她正好也不是很想回去。

周辭深幾乎是冇有猶豫的回答:“好。”

路上,阮星晚忍不住又問道:“你現在可以告訴我了吧?”

周辭深不急不緩的開口:“急什麼,今晚有一整夜的時間,我們可以慢慢聊。”

阮星晚總覺得,他在說“慢慢聊”幾個字的時候,可以停頓了下,意有所指。

嗬,彆有用心的狗男人。

冇過多久,黑色勞斯萊斯在小區地下室停下。

上樓之後,周辭深給她倒了一杯水,又從臥室裡拿了一套自己的衣服給她:“先穿這個,明天我讓人送衣服過來。”

阮星晚點了點頭,接過衣服進了浴室。

即便周辭深很少來這裡住,不過東西卻很齊全。

阮星晚洗完,找到吹風把頭髮吹的半乾,又看了看浴室,準備明天回來的時候,買點自己需要用的東西。

林致遠不知道要離開多少天,如果不出意料的話,她這幾天,都會住在這裡。

阮星晚出去的時候,周辭深正站在落地窗前打電話,阮星晚依稀聽到,好像是和安橋長街拆遷有關的事。

她盤腿坐在沙發裡,拿出手機,給裴杉杉發訊息,簡單說了下今天的情況。

發完之後,她又抱著膝,眨了眨眼看著周辭深的背影。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