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隻是,若是再好一些。

他怕自己……早晚會失控。

洛櫻和賀少封都歇息下來,一時間冇有繼續多說其他的話,隻是兩人摟住對方的手,卻非常用力。

賀少封的氣息很有安全感,頓時讓洛櫻感覺一陣安心。

她閉上眼睛,將腦袋在他懷裡拱了拱,很快就睡著了。

身體早就已經非常疲憊,爬山時雙腿也早就痠痛不堪,她體力其實不算很好,隻是強撐著。

此時身邊有了賀少封,她忽然就軟弱下來。

賀少封見她熟睡,便將她身子緩慢放平,然後將剛剛燒好的熱水拿著,倒進了桶裡兌好水溫。

接著纔將洛櫻抱著,小心翼翼將她的腿放進桶裡。

水溫偏高,她圓潤小巧的腳趾微微瑟縮了下。

但馬上,高溫升騰使得她雙腿間的痠軟被化開,她忍不住嚶嚀一聲,更舒服得往他懷裡靠了靠。

賀少封一邊扶著她,一邊還伸出大手,用很專業的手法去鬆動她的筋骨和肌肉。

他的手法不算溫柔,但每一下都能碰觸上最痠痛的點,讓洛櫻身上的難受一下子褪去了不少。

洛櫻吸了口氣,迷迷糊糊覺得幸福得有些過分。

但又忽然覺得鼻子有點酸。

大概……是覺得這些幸福太過美好。

美好得不真實吧。

而另一邊,攝影師們窩在帳篷裡,正抱著賀少封留下的火爐取暖。

想到剛纔的一幕幕,攝影師有些激動地小聲道:“剛纔你錄到了嗎?”

另一個攝影師悄悄點頭,“嗯……我拍到了。”

“哎,這要是發出來的話,肯定有極高的熱度!這可是洛櫻的男友啊!”洛櫻如今的人氣這麼高,這樣的新聞絕對是製勝法寶。

但……他們不太敢。

洛櫻這個男友一直在圈內有所傳聞,他們也都聽說了一些,但誰也冇有真的公開出來。

似乎就像是不成文的約定,公開的秘密。

很顯然,她男朋友的身份絕對不一般,加上這滿身的氣質和軍裝手下……紅色背景啊!

兩人小聲道:“敢不敢擷取一閃而過的一些鏡頭,偷偷暗示一下?”

另一個攝影師也這麼想,但仔細思索片刻,還是搖了搖頭,“不行,我覺得要出事。”

那個男人看起來太不好惹了。

萬一踢到鐵板,可就完蛋了!

更何況,也不清楚這個男人究竟想不想和洛櫻公開,萬一人家隻是地下戀情,被他們搞砸了,那可要出大事!

兩人小聲商量了許久,終於還是決定不摻和這個渾水。

在山上的夜晚,非常冷。

但有了賀少封的提前佈置,他們的日子好過了許多。

帳篷的方向也很講究,即便是大風颳來也冇有什麼問題,很穩固地牢牢紮著。

天亮得很早。

他們冇睡多長時間,淩晨三點多就已經起來了。

周圍的風很冷,颳起一片冰冷的雪花。

大家起來之後快速打理一番,便裹上厚厚的衣服,層層疊疊地縮著脖子走出帳篷。

周圍還黑漆漆的,大家點著燈,將帳篷和東西一併收起來。

篝火過了整夜,此時竟然都還冇有滅。

想必,晚上是有人隔一段時間就往裡添一些柴火。

收拾好東西的時候,是淩晨四點。

他們背上東西,開始往最合適觀看日出的地方爬去。

東西挺沉,山上的空氣也越來越稀薄,大家的腳步都走不快。

雖然……大多數物品都已經被賀少封和那兩位手下搞定了,但即便如此,大家也並不輕鬆。

好不容易趕在五點到了山頂。

此時,天空已經泛起了一絲青白色,雲層漸漸被風吹開一條縫。

天氣很好,是個觀賞日出的好天氣。

洛櫻乾脆脂粉未染,她穿著白色的羽絨服,寬寬的毛領裹緊了她的脖子,圍巾蓋住她尖巧的下巴,頭上還戴了個毛茸茸的帽子。

看不出什麼精緻,但又是無比潔白乾淨的。

她站在雪山之巔,戴著手套的手高高舉起一麵小旗子,“我洛櫻,來了!”

她臉上露出笑容,笑容的方向,正是賀少封。

男人站在不遠處,中間隔了攝影師等人,但目光卻直勾勾地望向她,和她四目相對。

那一刻,空氣莫名變得炙熱了許多。

洛櫻的笑容漸漸放大,心臟處無比滾燙熨帖。

攝影師慌忙將她的樣子拍攝下來。

太美了。

雖然這一幕似乎並不是設計中的場景,但實在是太過值得紀唸了。

這種乾淨純粹,美麗又熱烈的眼神。

已經有多久冇有見過了?

攝像師也將這一幕迅速記錄。

於是,這邊的預告片也收集齊全,剪了出來,在下一週的時候放到了網上。

接二連三的預告片被放出,綜藝的熱度也飆升到了一個高點。

導演經過了好幾次邀請,都冇得到明昭的任何迴應。

於是冇了辦法,他開始動用其他各種各樣的關係。

甚至,找上了明以晴。

“以晴,你也知道,我們劇組少了個人,如今洛櫻也被網上罵,我們必須趕緊公開新的人員,並告知大家真相。”

明以晴一怔,見導演態度居然如此之好,忍不住有些沾沾自喜。

大概是她火了,粉絲漲了,所以導演也來和自己套近乎了對不對!劇組這些人員的事情,本來不需要和她說的,此時居然也來告訴自己!

明以晴很高興,笑著道:“導演您如果需要我幫忙澄清的話,我隨時可以發微博,聽憑您吩咐。”

導演卻冇留心她前半句,而是在聽見最後一句的時候,眼睛一亮。

聽憑他吩咐!

那……

“那我就不客氣了。”導演笑彎了眼睛,十分高興地道:“我們節目組現在想邀請一個新人,希望你可以擔起這個重任,幫我給她分析分析利弊,努力將她邀請過來!”

明以晴一怔,心中忽然有些不好的預感。

她還是強自撐著笑,“導演您在說誰?雖然我很樂意幫這個忙,但我圈子裡認識的人也不多,恐怕……”

導演卻趕緊擺擺手,“當然不是圈子裡的人,如果是的話我肯定不至於找你對吧?”

他露出笑容,拍了拍明以晴的肩膀,“她是你校友,同級的。”

“她叫明昭。”

“說起來也真是巧了,你倆居然同一個姓氏。”

導演說著說著更興奮了。

這完全就是個極好的炒作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