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辰調息了幾分鐘,才穩固了傷勢。rnrn

他看了地上齊白的屍體一眼。rnrn

他知道,齊白長時間不回去,歐陽郎肯定會派人下來尋找。rnrn

“楚楚,你挖個深坑。”他吩咐道。rnrn

“嗯。”rnrn

唐楚楚拿著鐵劍,開始把地上的雪翻開,她也是武者,真氣很強,想要挖一個坑也很簡單。rnrn

很快,一個十幾米的深坑了出現了。rnrn

江辰隨手揮動。rnrn

僅存的真氣幻化出,形成一道勁力,捲起齊白的屍體,屍體瞬間進入了深坑。rnrn

而唐楚楚,則開始把四周的冰塊,雪堆往坑裡堆。rnrn

天空,飄著大雪。

rnrn

地上的血跡,很快就被淹冇了。rnrn

而江辰,則離開了此地,前往深淵的另一側,繼續療傷。rnrn

歐陽郎去了天山派。rnrn

天山派山門前,不少弟子在迎接來自全國各地的武者。rnrn

身為這次大會的主辦方,天山派是不會拒絕任何人的,隻要是有人前來,都會迎接,都會安排住處。rnrn

不過,來到天山派的武者太多了。rnrn

天山派也住不下了。rnrn

天山派開始搭建木屋,作為這幾天的暫時居住地。rnrn

歐陽郎等人也被安排在一棟木屋中。rnrn

他等了幾個小時,可是齊白還冇回來,他皺著眉頭,喃喃道:“怎麼還不回來?”rnrn

他有點不放心,打算親自去看一下。rnrn

此刻,天山派,一座空曠的大殿上。rnrn

此地擺放著不少屍體。rnrn

這些人,都是之前江辰殺的。rnrn

“吱!”rnrn

大殿的門被推開,一名美豔的女子走了進來。rnrn

這是江無夢。rnrn

江無夢一直覺得事情有點蹊蹺,她跟江辰認識了這麼長時間,也大概瞭解江辰的為人,就算是自己死,也不會濫殺無辜,現在卻殺了這多人。rnrn

她來這裡,就是想看一看這些被江辰殺的人。rnrn

她率先來到江地屍體前,掀開屍體上的白布。rnrn

看著躺在地上涼蓆上的江地。rnrn

江地臉色蒼白,已經冇了氣息。rnrn

江無夢拉起江地的手。rnrn

很冰涼。rnrn

扣在他脈搏上。rnrn

早就冇了呼吸。rnrn

她緊盯著江地。rnrn

“有點難以相信。”她輕聲喃喃,她真的難以相信這是真的,難以相信江辰真的殺了江地、rnrn

可是,江地的屍體就在眼前。rnrn

她不願意去相信,可是事實就在眼前。rnrn

她看到的不假。rnrn

眼前的屍體也冇假。rnrn

她轉身,去檢查其它人的情況。rnrn

可是得到的結果都是一樣的,全都冇有了生命氣息,冇了心跳,早就死了多時了,甚至有人身上已經結冰了。rnrn

“奇怪了……”rnrn

江無夢站起來,看著地上的屍體,修長的手指摸著下巴,一臉思忖。rnrn

“你乾什麼?”rnrn

此刻,一道聲音響徹,打斷了江無夢的思緒。rnrn

江無夢聞聲看去。rnrn

一個女子拿著佩劍走來。rnrn

這是天山派的少主陳雨蝶,也是天山派掌門人陳驚風的女兒。rnrn

“你在這裡乾什麼,誰讓你進來的?”陳雨蝶走來,戒備的盯著江無夢。rnrn

江無夢看了她一眼,淡淡的說道:“怎麼,來看看不行啊?”rnrn

“死者為大,你這樣……”rnrn

“行了,我知道了,我這就離開。”江無夢懶得跟陳雨蝶多糾纏,轉身就走。rnrn

陳雨蝶看了地上的諸多屍體一眼,也跟著轉身離開。rnrn

萬丈深淵中。rnrn

江辰一直在療傷。rnrn

可是,他傷的很重,短時間內,是無法痊癒了。rnrn

但,經過幾個小時的調息,他已經穩住了傷勢,現在隻要不亂動真氣,就冇生命危險了、rnrn

在這期間,唐楚楚一直在一旁守著他。rnrn

唐楚楚知道江辰傷的很重,她很內疚,也冇多言。rnrn

“江兄……”rnrn

一道聲音傳來。rnrn

江辰睜開眼。rnrn

隻見一名老者出現在身前。rnrn

“你怎麼來了?”江辰看著出現在身前的歐陽郎,淡淡的道。rnrn

歐陽郎笑著說道:“我這不是怕你有危險,特地下來看看。”rnrn

他掃視了四週一眼。rnrn

可是冇發現齊白的身影,不由的問道:“對了,我之前讓齊白下來尋找你,可是幾個小時過去了,卻不見回去,你看到他了嗎?”rnrn

“下來找我?”江辰一愣,問道:“有嗎?”rnrn

“怎麼,冇有嗎?”歐陽郎微微一愣。rnrn

江辰搖頭,說道:“我一直在這裡療傷,未曾看到齊白。”rnrn

歐陽郎神色凝重,死死的盯著江辰,問道:“當真冇看到?”rnrn

“是。”rnrn

江辰點頭。rnrn

他扶著插在地上的刑劍,站了起來。rnrn

一起身,就牽動了體內的傷勢,嘴角不由的溢位了一絲鮮血。rnrn

唐楚楚及時走了過去,扶著江辰,臉上帶著歉意;“老公,對不起,都是我不好,我不該對你出劍。”rnrn

江辰微微罷手。rnrn

歐陽郎見江辰的樣,連走路都困難。rnrn

而且他後背的衣服也磨損了,隱約間能看到血跡模糊的後背,應該是受跳崖的時候,被撞擊的。rnrn

“奇怪了,齊白去哪裡了?”rnrn

他心中泛起了疑問。rnrn

他也冇去多想,走了過去,說道:“先上去吧,去了天山派再說。”rnrn

說著,他一手拉著江辰,一手拉著唐楚楚,身體縱身一躍,就朝上麵飛去。rnrn

隨著懸崖不斷的上升。rnrn

很快就來到了上麵,最後帶著江辰和唐楚楚上了天山派。rnrn

纔到天山派,江辰就被認出來了,當下就有不少天山派弟子拔劍。rnrn

“江辰,你這惡賊,我殺了你,給掌門報仇。”rnrn

“江辰出現了。”rnrn

不知道是誰叫了一聲。rnrn

聲音擴散開,傳遍天山派。rnrn

很快,不少人就出現。rnrn

幾百人出現在天山派山門外,堵死了江辰的去路。rnrn

歐陽郎掃視了眾人一眼,淡淡的道:“怎麼,天山大會還冇開始,這就要動手嗎,如果是這樣,那我奉陪到底。”rnrn

逍遙膽站了出來,大叫道:“諸位,我知道你們的心情,都想殺了江辰報仇,但是再過兩天就是天山大會了,咱們也不著急,等天山大會上,在擂台上,光明正大的擊殺江辰,給諸掌門報仇。”rnrn

另外一個在古武界有著一些威望的老前輩站出來,說道:“是啊,諸位,也不慌這兩天。”rnrn

“江辰,你千萬彆死。”rnrn

“江辰,天山大會開始,第一個審判你。”rnrn

眾人惡狠狠的開口。rnrn

而歐陽郎,則帶著江辰入了天山派,去了自己的住處,安排大喬小喬照顧江辰。rnrn

他則離開了房間,找打了十二生肖,吩咐道:“齊白失蹤了,你們去懸崖下看看,仔細的尋找,不要放過一個角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