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禾的孕肚都七個多月了,挺著肚子跑去海城,回來後又處理西城區的事。

她倒是精力充沛,但想想還有三個月就要生產,她心頭多少也有些緊張。

顧冉冉盯著秦禾的肚子看了幾秒,有些猶豫。

“禾,禾姐,你這還有多久要生啊?”

之前顧冉冉都是好不客氣的直接叫秦禾的全名。

秦禾心中有些好奇,顧家人的轉變倒是挺讓她意外的。

她將預產期說了。

明雪一臉的期待:“姐,你這也該查查是男孩還是女孩了,這樣我好準備小衣服什麼的。”

“不用的,家裡已經準備了雙份了。”

幾人聊著天,樓口的旋梯上突然有了響動。

秦禾轉頭看去,顧其琛和於景正從旋梯上走下來。

顧其琛麵色凝重,正微側著頭,和身邊的於景吩咐著什麼。

兩人下了樓,於景匆匆出去了。

顧其琛看到秦禾,眸中的冷色斂去了幾分。

顧冉冉一向是怕自家的哥哥的,見了顧其琛立刻站了起來。

“哥。”

“恩。”顧其琛應了一聲,目光瞥向秦禾麵前的杯子。

“孕婦不能多喝茶。”他叮囑道。

秦禾微微一怔:“我知道了。”

顧其琛轉頭對於景道:“去辦吧,先聯絡江城的人,將那邊佈置好,不要打草驚蛇。”

於景道了聲“是”,便匆匆的走了。

秦禾有些好奇。

一行人目送著於景出去後,顧其琛轉身,幾步走到了沙發前。

明雪眨了眨眼,顧冉冉也沉默了下來。

顧其琛往沙發上一坐,本來熱熱鬨鬨的氛圍立時安靜了下來。

顧冉冉是本來就怕,明雪眨著眼,也不敢多話。

沈一霖和項明俊從善如流,隻有眼神悄然交流著。

秦禾有些無奈,她看向坐在對麵的顧其琛。

他比在場的人年長幾歲,可偏偏往這裡一坐就像一個老師坐到了小孩子中間。

立時大家就都受到了影響。

“最近官方會舉辦一場研討會,到時你和我一起去吧。”顧其琛抬眼看秦禾。

“什麼研討會?”秦禾問道。

顧其琛是很少參加晚宴之類的,官方的也是偶爾纔會露一次麵。

既然他提了,一定不是小事。

顧其琛看了看一旁的人,起身:“我們到後花園走走吧,順便聊聊這件事。”

秦禾心裡惦記著這事,起身和顧其琛一起出去了。

明雪有些猶豫的想跟上,被顧冉冉一把按住了。

顧家老宅的後花園,秦禾也不是第一次來了。

顧其琛垂眸看著身側的秦禾,凝到她的肚子時,腳步悄然放緩。

“這次官方舉辦研討會,是一個很不錯的機遇。”顧其琛道,“意國皇室的人要過來。”

秦禾意外:“意國?”

意國擁有著全世界排名前幾的鑽石礦,但一些主要的資源行業,都持在皇室的人手中。

要麼,就是皇室的那些支係,一些公爵伯爵手裡。

“來的是誰?”秦禾眸光微閃,那些皇室總不會平白無故的來青城玩。

尤其是,官方這樣接待,極有可能是已經得到了一些訊息。

“莫爾頓·威爾遜大公爵。”

秦禾瞬時瞪大了眼。

“看樣子這次的研討會,談的生意不小。”

公爵是意國最高的爵位了,這位威爾遜大公爵更是極為出名。

秦禾心中有些激動,如果真的是意國皇室的生意要在青城合作的話,那青城如今的形勢怕是都要變。

秦家屹立青城多年,這種變動她必須要上心。

回家後她得立刻讓揚哥去打探訊息。

秦禾正想著,便聽一旁的顧其琛道:“我從官方那邊打探到了一些訊息,威爾遜這次來談的是關於鑽石礦在中國的合作業務。”

顧其琛低聲,細細的將意國那邊打探出來的訊息與秦禾一一說了。

“這個合作,我打算拿下。”顧其琛深深的看向秦禾,“不過盤子太大,顧家獨吞有風險,我想和秦氏合作。”

秦禾抿著唇,一雙墨眸深凝著顧其琛。

隻是從剛剛聽到的一些資訊,她就明白了這是一塊巨大的蛋糕。

如果能拿下,怕是國內的珠寶市場都將受到衝擊。

但顧其琛說,想和秦家合作?

秦禾想了想:“這件事,我得和我哥商議一下。”

她有些猶豫,甚至想直接答應下來,隻是顧其琛說顧氏獨吞有風險,她是不信的。

以顧氏近年的發展曆程來看,顧其琛出手一向穩準,也不懼風險。

但西城區改建的事,顧氏和秦氏已經在合作了。

如今再添上意國那邊的生意——

她怎麼覺得自己和顧其琛因為千絲萬縷的關係,徹底的糾纏在一起了。

顧其琛也冇有繼續問,兩人在後花園逛了會,他靜等著身旁秦禾思忖。

不知不覺,已進花園深處。

秦禾看了看靜寂無人的小路,轉頭看顧其琛:“我們回去吧,一會顧奶奶該醒了。”

這條小路不寬,兩側都是樹蓋遮天的大樹,林間傳出鳥叫來。

秦禾這會才感覺到有些尷尬。

她不自覺的想到了在海城時,自己和顧其琛在車中的那個吻。

從那之後,她就覺得兩人之間的關係變得十分奇怪。

好在顧其琛從來冇再提起過。

秦禾撫著小腹,慢悠悠的朝前走。

顧其琛跟在她身側,眸光清冷的掃過周圍,完全是在保護的姿態。

兩人回了客廳時,顧冉冉、明雪、沈一霖和項明俊正在一處玩桌遊。

秦禾湊過去看了眼,沈一霖不太會玩,她便接手了過來。

玩到午間,顧奶奶也起了床,廚房準備好了午餐。

秦禾陪著顧奶奶吃了午餐,又扶著老太太在花園散步、餵魚、消食。

呆到了下午,秦禾才離開,她開車帶著明雪和沈一霖項明俊。

先將三人送回了青大,沈一霖和項明俊都是住宿舍的,明雪則是住在青大旁秦禾的彆墅中。

目送著三人回去,秦禾才放心。

她調轉了車頭,手邊的手機響了起來。

是條微信。

顧其琛:【研討會在後天晚上舉行,到時我去接你。】

秦禾:【好。】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