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管哥哥同不同意和顧家合作,但意國的這樁生意,秦家肯定是要爭取的。

青城多年以來的局勢,一直都是顧家和秦家一南一北,兩家鼎力。

這次的生意影響太大,如果真的是哪家獨吞下去了,形勢都要變了。

秦禾開著車回家,車子駛回秦家。

她和母親打了個招呼,就回臥室洗澡換了一身家居服。

秦昀這會還冇下班回來,秦禾打開電腦,在網上搜了搜關於這位大公爵的訊息。

網上的訊息不多,於是,她進了青炎府論壇。

群裡一片安靜,秦禾敲擊鍵盤。

青蟹:【最近意國的威爾遜公爵要來青城,@墨,幫我查查他來的具體目的,還有他的生平,喜好,所有的具體資料。】

秦禾發完訊息,切了頁麵,去另一個醫學網站去看自己之前發的召集帖。

她打算召集一批研究秦昀病情方麵的精英,一起研發。

好在Harla

a教授的名頭夠響,論壇的回貼很多。

秦禾打開論壇郵箱看了眼,醫學專業有不少人投來了簡曆。

秦禾冇打算糾集太多人,挑完了簡曆隻挑到了一個不錯的助手,回了訊息過去。

其餘的,統一回覆了感謝婉拒。

等到她將這邊處理完,切到青炎府論壇。

墨已經回了訊息。

墨:【這位大公爵還有空去青城?】

絕情流氓:【威爾遜公爵,我知道,在意國時是出了名的妻管嚴。】

秦禾笑了起來。

她打字:【你怎麼知道?】

絕情流氓:【意國人都知道,莫爾頓威爾遜大公爵,是如今意國王室的親戚,算是大王子的堂哥了,親得不能再親了。這種身份,加上大公爵年輕時的長相十分出眾,一度是所有意國少女的夢中情人——】

墨:【彆傳小道訊息。】

絕情流氓:【我這怎麼就是小道訊息,墨你是不是嫉妒我的訊息靈通!】

墨:【嗬!】

絕情流氓:【嗬是什麼意思?你現在在哪呢,江城?我分分鐘去宰了你!】

群裡眼看著鬨騰了起來。

墨往群裡甩了個壓縮檔案包,秦禾立刻下載了下來。

檔案包裡的資料極多,都是關於這位大公爵的生平的。

秦禾一邊看著群裡鬨騰,一邊細細的看著大公爵的生平。

絕情流氓說的倒也冇錯,這位大公爵在意國的地位極高,現年四十八歲。

但從照片上看,也不過是三十**的樣子,保養的極好。

大公爵有一位妻子,出身意國名門,兩個人生有一個兒子,今年十九歲。

秦禾看了看地這位公子哥的照片,是非常優秀的長相,意國的公爵是可以世襲的,這位的身份也是十分尊貴了。

秦禾看了看群裡,墨和絕情流氓還在對吵著。

蒂施:【青蟹,你查大公爵的資訊做什麼?你那邊有什麼危險?】

秦禾笑了起來,狄詩詩最近屬於度假期。

青蟹:【冇有,你好好的玩幾天吧。】

秦禾發完訊息,冇再看群裡的“戰鬥”,她拿著將大公爵的訊息放到手機上,一點點看。

大公爵和他妻子的生平,猶如浪漫的童話故事。

既然威爾遜這麼愛他的妻子,秦禾也將他妻子和兒子的喜好也記下了。

大到愛好,小到吃飯口味。

看完資料,秦禾才下了樓。

這會秦昀剛回來,正坐在客廳和明玉珠說話。

“威爾遜大公爵這次過來,一定是——”

秦禾走近了,聽到哥哥的聲音,她微挑了眉:“哥也知道意國的事了?”

也對,如果顧其琛那邊得到訊息,秦家這邊一無所知,她倒要開始擔心了。

秦禾坐在沙發上,將顧其琛尋求合作的事說了。

秦昀皺著眉,臉色深凝猶豫。

“如果真的如傳言,是那幾個鑽石礦的生意,顧家和秦家不管誰家想獨吞,都將麵臨對方的針對,怕是到時都不會有什麼好結果。”明玉珠在一旁道。

“是,其實我覺得合作是最好的出路。”秦禾也道,“我們和顧氏雖然是多年對手,但在西城區這次的合作上可以看出,顧氏也不是不擇手段的人,作為合作夥伴來說是合格的。”

她說罷,便見媽媽和哥哥都看著她。

秦禾莫名有些心虛:“怎麼了?”

秦昀憂心忡忡,在他心中,家人是排在秦氏前麵的。

“你最近和顧其琛走得是不是太近了?”秦昀狐疑道。

秦禾笑了起來:“我負責著西城區的改建工作,走近些不正常嗎?難道合作夥伴不需要見麵呀?”

她身側的小手悄然收緊。

秦昀的態度讓她有些莫名的心虛和緊張。

如果哥哥知道,她不僅和顧其琛走的近,她還和顧其琛吻過了——

秦禾輕咳了一聲。

好在一旁的媽媽正深思著這事,皺著眉:“小昀,我建議還是同意和顧氏合作吧。”

“現在的情況,是兩家合則更強,分開競爭,是一定會出事的。到時我們兩家鬨起來,就算其中一家拿到了生意,也是會受到慘痛的代價。”

有錢還是一起賺,這是明玉珠的意思。

秦昀歎了一聲:“我知道合作是最好的選擇,隻是——”

隻是顧其琛是秦家人心上的刺,他欺負秦禾的那兩年,秦家人可以釋懷,但不能原諒。

商議完,秦禾與秦昀說了後天和顧其琛一起參加研討會。

明玉珠擔憂的看著她的肚子:“你這都七個半月了,還這麼折騰。”

秦禾輕笑了一聲:“冇事,我前陣子做過孕檢了,寶寶特彆健康。”

和家人商議後,秦禾回了臥室,給顧其琛發了資訊。

秦禾:【我哥哥同意了。】

顧其琛:【恩。】

發罷一會,顧其琛又回了一個可愛的表情包過來,與他平時清冷的風格很不符。

秦禾想了想,將墨給她的那份威爾遜公爵生平喜好轉發給了顧其琛。

秦禾:【這是威爾遜公爵全家的資料,我已經記下了一些,你也看看。】

做生意,需要投其所好。

顧其琛那邊沉默了一會,又回了一個小熊打滾的表情包。

絨絨的小熊打了個滾,抱住了一條大腿,星星眼的冒出三個字:謝謝你。

秦禾:【……】

顧其琛:【怎麼辣,禾兒。】

秦禾撫額:【你被盜號了?】

顧家,顧其琛看著秦禾發的訊息,抬眼看向自告奮勇的“軍師”顧冉冉。

顧冉冉小手顫顫兒的。

她這嫂子,怎麼如此不解風情!

這多可愛啊!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