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到盟軍,林阡立即將適才“粉碎”的白布展開——

眾目睽睽蕩然無存,合情合理傳遞情報。

“轉魄”能窺探敵情卻無自由、“新戰狼”相對自由卻探不到有效資訊?那就取長補短,由新戰狼做轉魄和林阡等探子之間的橋梁。

不同於轉魄孤軍奮戰,新戰狼不止一人,足夠構成盟軍一整張及時、安全的情報網。

短短一個晝夜,這已是第五次急報。縱向對比,蒙古軍的駐軍分佈與城防圖,一次跟一次不同,一次比一次精進,一次又一次對當時的盟軍部署切中肯綮……令林阡一目瞭然不得不歎:“長生天”至少和轉魄能力一樣高!盟軍“肅清”蒙諜的力度還需加強!

轉魄的這份情報詳述了蒙古軍最新的陣容分配:頂層規劃防線和調整工事佈置、督促怯薛軍建堡豎柵挖壕塹、驅遣匠人造砲製弓弩備火箭的,是成吉思汗、木華黎;聚集和收編周邊西夏武裝、收集鞍馬槍矛盾甲軍糧、修理或打造各種兵械器具的,是軒轅九燁、者勒蔑、莫非;排兵佈陣、晝夜操練蒙古軍精銳的,是林陌、博爾術、忽必來、拖雷;此外,完顏瞻、完顏彝雖未被全心信任但有實才,實力不容小覷。

主戰場,衛境拒敵、賣力拚命,將會是五城十二樓等長生門人,由白玉京、絕地、速不台、赤老溫統領;巡查內防,一向為金帳武士分內之事,應是交給博爾忽、阿甯、花無涯負責;與長生天聯絡和肅清宋諜金諜的任務,則分彆由莫非新娶的妻子高娃、窩闊台總攬。

除了謀士和武將之外,轉魄的這份情報,最側重莫過於“裝備”。首先他將蒙古軍的柳葉甲、無簷帽、鐵團牌等防具的細節作了補充,使盟軍在修兵治械時能夠進一步針對性破解。其次他提及,蒙古軍剛占穩肅州就繳獲或改造了弩機三千架、砲三十座、火器兩百支、雲梯三百副,這還隻是他利用職務之便的管中窺豹。

“攻具如此之多,反攻之心不死。不過,會準備得這麼快?該不會訊息有假?”林阡擔心莫非處境,儘管高娃看似身負其它任務、暫時還無法貼身監視莫非。

“不足為奇,普天之下,木華黎最擅長打廢一波短時間內再練一波。”陳旭說的是兵馬也是器械,“因為他厚積薄發——每到一處先奪礦藏,化為刀兵,損人利己。看似短時間內,實際可能已經磨刀大半年了。”

“蒙古人稱他沉毅多智、雄勇善戰?”林阡放下心來,諷笑說,自己麵前的木華黎似乎不怎麼雄勇。

“但是是真善戰。”陳旭正色提醒他莫要輕敵。



成吉思汗麾下,善戰的豈止一個。

者勒篾果敢善戰飲露騎風,博爾術誌意沉雄善戰知兵,赤老溫雄勇善戰每戰必屠……

“我的八大悍將,無論叫你們衝向何處,你們都能將岩石撞碎,把懸崖衝破,使降水斷流,扭斷強敵的脖子,摔斷力士的腰。”這些年成吉思汗靠他們輔佐叱吒草原無堅不摧,隨著強敵惡虜接二連三灰飛煙滅,本就隻剩區區一個“攻打城市”的關冇過;

而從去年秋天在兀剌海城與李君前越風楊葉拉鋸開始,蒙古軍和盟軍都從對方身上學到了不勝枚舉的攻防經驗,論收穫,自然屬成吉思汗和他的八大悍將最多。

肅州對決?求之不得。早在漠北就該開始,我還怕你林阡不在巔峰!如今蒙古軍因飲恨刀犯規而失的“勢”早已扳回,士氣正高,兵力略勝,穩居上風的還有情報——林阡定戰期為三日後,過分自信,就說明他對蒙諜有失算……

情勢大好,成吉思汗如何不大悅:無恃其不攻,恃吾有所不可攻也!

“戰鬥經驗若想滾雪,當然是拿最強的敵人練手,林阡,來得好!”成吉思汗手裡,這把從黑水就在等候林阡本人的量尺,曾輕落,又重震。



三日轉瞬即逝,肅州之戰將發,陰霾籠罩黑水,天色遲遲不亮。

蒙古軍圍繞曹王之死攻心的輿論經過發酵甚囂塵上,其中最致鬱的一條,正是長生門曾當麵侮辱過曹王的那句,“為了投降,親手殺了寧死不降的小曹王,落了個無子送終的淒涼晚景!”

無子送終?當日曹王顧全大局付之一笑,而今他身故還受此辱,教本該領著群雄化悲憤為士氣開拔的林阡和封寒,要麼光顧著憤要麼光顧著悲,情緒崩潰,爭如火箭在弦、猝然遇水,戰鬥還如何打得響?

一乾人等望著林阡那不穩至極的狀態全都心裡打鼓:主公,可彆不發啊。

“自先帝去後,大金內憂外患,是因為有王爺力挽社稷,藩籬才未被南北強敵合力擊穿。廟堂紛爭之處,冥滅劍氣勢迴旋跌宕。”薛煥麵容肅穆,率西京大同軍幾位武將步入靈堂,當先戴上與逝者關係最親近才該戴的麻布,“誰說王爺無子送終,王爺他多的是兒子——子薛煥,今拜彆,赴戰!”

“傷勢確實很重,但非不能恢複。五年後恢複,那五年後重返戰場,十年後恢複,便十年後號令山東。安貞,這七尺之軀,至死都應報國恩。”“對方全都是林阡的人,卻冇有完全依賴林阡;你等全都打上了天尊的印記,但也不可能失去天尊便不可。彆教對方看輕,天尊的栽培比不上林阡。”——曹王向來授人以漁,一日為師,終身為父。山東花帽軍在仆散安貞、紇石烈桓端、楚風月、郭仲元、郭阿鄰的垂範下,緊隨西京大同軍戴上!

“那是奸相之子。”“英雄莫問出處。”“哎,還是敗了?”“雖敗猶榮。不比你們那時候差。”“萬將軍,本王得你一人,勝過林阡他得三個。”“佈局是我們的事,中盤該讓孩子們下。”——曹王對後輩們從來都是提攜、寬容、甘當人梯。郭蛤蟆、移剌蒲阿、萬演、胥鼎……臨彆,臨行,臨陣,戴上!

大同軍、大定軍、遼陽軍、會寧軍、隴岐兵,皆王爺子侄;

花帽軍、乣軍、黑虎軍、護國@軍、紫茸軍,為王爺送行!

“豈止大金朝野。”征服是雙向的,林阡成為曹王府新主的今天,徐轅亦代短刀穀群雄勾銷隴南之役的最後一縷私恨,“南宋江湖後輩,以王爺為一代宗師。”戴上!

封寒驚得差點咬住舌頭:“這,戴上了,怎麼好回頭?”

“本就冇想要回頭!”徐轅擲地有聲地說著這句熟悉的話。

林阡那瘋子自言自語久矣,居然拔刀亂舞狂笑起來:“邊城角聲哀,烽火照高台,悲歌擊築,憑高酹酒,此興悠哉!悠哉!!”

先哀後興,閃電響徹長空,雷聲震顫四野,天地忽明忽滅,長夜終將退散!

封寒精神為之一振,提槍:“稟王爺,高手堂首席,封寒,今領聶雲、憂吾思、淩大傑,並率三軍將士,在王爺靈前起誓,同心同德,扶助主公,殺敗蒙賊!”



哭聲低而營俱寂,營俱寂後戰歌起。

葬禮不辦,是不避戰,戰即葬禮。

英烈未死,人皆勇士,振劍揚眉——

“出征了,赫將軍/品章,你可見,虎賁營勇士都上陣!”袁若、俞瑞傑、柳聞因戴上!

“楊葉,此情此愛,且待他生,此戰此劍,你我同在。”慕容茯苓,戴上!

“沉夕哥,無論多少人受傷倒下,我都會儘力將他們救起、扶穩,如你一樣。”葉闌珊,戴上!

“蒙古賊殺我父母、兄弟、妻兒,今日要教他們知道,屠殺的報應!”嵬名令公、阿綽等西夏軍,代西夏平民,戴上!

“如兒,白氏長慶集的另一種風格,複仇,不懈,洞悉世事,劍破天機,今日傳授給你。哥哥絕不任你白死。”彷彿心靈感應般,莫非隔空呼應,隻在心裡說、在夢裡戴上!

盟軍怒氣衝到頂峰,隨林阡一刀刺破穹蒼:“傳我號令,攻克肅州,殺敗鐵木真,祭奠曹王,祭奠所有西夏之戰的亡魂!”

“傾我所有,與賊一戰!!”天下人都與他絕對互信。國仇家恨,今日一併算清。

蕭蕭山穀風,黯黯天路陰,烈士已矣。旌旃朝朔氣,笳吹夜邊聲,此行必勝!



盟軍氣勢觸底反彈,蒙古軍倒也不曾此消彼長,成吉思汗木華黎軒轅九燁林陌等人,哪個不是凝聚人心的好手?早已做鼓千麵,誓師之際,擂以造勢:“禍福榮辱,皇朝天下,儘決於此戰!”

各集結了近四十萬重兵,攻防雙方到此均已冇有退路,肅州之戰,不勝即死,“有死無生,有我無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