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59章

“你怎麼進來不敲門?”她埋怨道。

“我敲了啊!”麥克撓了撓頭,“我敲了一下的,你冇聽到。到底怎麼了?跟傅時霆吵架了?不應該啊!你們倆最近不是挺好的嗎?”

“跟他沒關係。”她從紙巾盒抽了幾張紙巾,將臉上的淚擦乾,“剛纔看了一則社會新聞,一個雙腿殘疾的中年人,在路邊擺攤,給人修鞋,供自己的女兒上學......每次隻要看到這樣的新聞,我就會想起我媽媽,也會為底層人民感到心痛。”

“是麼,”麥克指了指她攥著的手,“你手裡拿的什麼,給我看看。要是你不給我看,我就不相信你說的。”

“你不相信對我有什麼影響?”她很快調整好情緒,“你來找我乾什麼?”

“喂,你這話說的是不是太生分了啊?我聽說你來公司了,特地來看你。而且咱們現在也不住一起了,我都好幾天冇見到你了。”麥克一屁股在她對麵的椅子裡坐下,“雖然你邀請我去傅時霆家蹭飯,但我實在不想去他家。”

“那以後我們每週去外麵聚一次。”她給出解決方案。

“可以啊!但是你還冇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要是讓傅時霆知道......”

“你少威脅我。”她嚴肅看著他,“剛纔的事,你不準跟任何人說。子易也不行。”

“我不說也可以啊,那你至少要跟我透露一點啊!不然我該多擔心啊?秦安安,你不能隻考慮你自己,不考慮我的感受啊!”麥克同樣嚴肅回道,“如果換了你是我,你能不管我嗎?”

“傅韓父子倆賊心不死。”她哽咽道,“他們用雲墨威脅我,讓我去找傅時霆要股份給他們。”

“臥槽!我就知道是這麼回事!”麥克激動開口,“那父子倆看著人模狗樣,實際上比無賴還無賴!上一個給我這種感覺的人,是唐喬森。”

“麥克,我不知道怎麼跟時霆開口。他不會把股份給他們的。我知道他的脾氣......他絕不會給的......”

“換了是我,我也不給!”麥克挑眉,“要不我直接找人去把這對父子倆給做了!”

秦安安不可思議看著他:“你是真的想幫我嗎?”

“對啊!我真想幫你。如果你不給錢他們,又不把他們殺掉,那麼死的隻會是雲墨。”麥克冷冷開口,“你以為他們殺了雲墨,會付出法律代價嗎?不會!他們一定會找個合理的理由來掩飾他們殺人的罪行!”

秦安安強忍著的淚水,再次決堤。

“你彆哭了。他們就是看你性子軟,所以挑著你捏。你看他們都不敢去找傅時霆!”麥克抽了紙巾,遞給她,“不過傅時霆也不可能為了雲墨給錢他們吧?除非他們手裡的籌碼是吟吟。”

“如果是吟吟呢?”她茫然問道。

麥克愣住:“如果是吟吟......傅時霆也不一定會交出股份。他應該會和我一樣,選擇殺了他們。”

秦安安:“......”

“安安,你剛纔的意思,難不成吟吟還活著?”麥克追問。

“彆問了。我要出去一趟。我們的聊天,你不準說出去。”

“你放心吧,我肯定守口如瓶,不過我的建議你還是考慮考慮我的提議。”麥克送她出辦公室。

“彆說了,殺人的事我不會做的。”她拒絕。

從公司出來,她開車前往醫院。

她要化驗一下這袋血。

一小時後,她拿到化驗結果。

血液樣本血型:rh陰性血o血型

在她認識的人裡,隻有吟吟和雲墨是這個特殊血型!

所以這袋血,是雲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