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因為冇有什麼事情,是值得讓傅時霆付出生命的代價。

想到這裡,她的頭又開始痛了起來。

“安安,聽說傅時霆在y國的老婆挺好看,你就不怕他見異思遷,喜新厭舊?”黎小甜擔憂道,“以前賀準之說最喜歡的女人是我,可是我前幾天看到他在手機上刷美女視頻。”

“他要是真變心,對我的傷害反而冇那麼大。”

“也是。要是他真那麼渣,你應該能很快忘了他。”

或許是受了這通電話的影響,秦安安晚上做夢,夢到傅時霆愛上了金榮兒,願意為了金榮兒留在y國。

夢裡,他們倆很快生了寶寶,一家人和和美美,幸福恩愛。

而她在a國,左等右等,等到頭髮花白,也冇能等到他回來。

這個夢到最後,是她病倒在床上,含恨而終。

她從噩夢中驚醒過來時,流了一身冷汗。她拿起手機,看了眼時間。現在是b國時間淩晨三點多。

她怎麼也睡不著,所以給傅時霆發訊息:我剛纔夢到你了。

冇想到,他很快回了訊息:隻有衛禎能管的動你。

秦安安看著他發來的訊息,情不自禁冷哼一聲:你私下跟衛禎說我壞話這件事,我記在心裡了。下次見麵,我會找你算賬。

傅時霆:你康複了再說吧!

秦安安:我已經快康複了。來這邊後,我見到了小寒,瀟瀟,還有雲墨。感覺身體好多了。

傅時霆:等回國,看到女兒和子秋,你會好的更快。

秦安安:那可不一定。說不定回國了會被氣到高血壓。我公司可能要破產了。我離開了不到一個月,就被王婉芝乾趴了。

破產不是最讓她頭痛的,頭痛的是輸給王婉芝。

傅時霆:你也不是冇破過產,放輕鬆點。

秦安安:有你這麼安慰人的嗎?而且我家之前破產,跟我又沒關係。我創業至今,還冇破過產呢!

傅時霆:不是馬上就要體驗了嗎?失敗也是珍貴的經曆。

秦安安:謝謝你安慰我,我感覺好多了。[微笑][微笑][微笑]

傅時霆:你繼續睡吧!

秦安安:我睡不著。你現在在乾什麼?你跟金榮兒晚上怎麼睡的?金開利不是逼你們倆生孩子嗎?你們打算怎麼生孩子?

傅時霆:我在吃早餐。晚上她睡主臥,我睡客臥。孩子打算試管。

秦安安:誰跟誰試管?!

傅時霆:她在精子庫裡隨便挑一個。

秦安安這才安心:時霆,我想了一下,要是你冇有百分百的把握能殺掉金開利,那就算了。你保命要緊。等我出院了,我會想辦法把你救出來。

傅時霆:你都這樣了,還想著來救我。感動。

秦安安:我感覺你在諷刺我。

傅時霆拿著手機,看著她發來的訊息,嘴角微微上揚。

金榮兒知道他在跟秦安安互發簡訊。

他隻有跟秦安安在一起時,臉上纔會有笑容。

金榮兒心口微疼,開口引起他的注意:“時霆,我想跟你說一件事。”

他放下手機,看向金榮兒。

“我我懷孕了。”金榮兒臉頰微紅,將這個好訊息告訴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