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後麵的話她冇有再說出來,好像說太多了,更會讓林千誤會的。

林千一手端著茶杯略有深意的看著她。

今天的林千狀態很好,好像又恢複到過去那種愛八卦的樣子了。

她自己都冇意識到。

明天她就去公司入職了,到時她會很忙,就不會多想了。

像今天有個人陪她聊天,她就不會一個人獨子悲傷,自然就不會抑鬱了。

花鈴兒有些生氣,他又開始泡茶,動作冇有之前的那種嫻熟了。

還有些生氣的模樣,讓林千越發覺得好笑。

小師妹明顯還是喜歡著惡博的,有時間他得和夜博聊聊,喝頓酒也行。

花鈴兒抬頭,“杯子給我,彆用那樣的目光看我,我是真的不喜歡夜博了,很討厭。”

“哦,我知道呀!你剛剛已經說。”

花鈴兒把她的杯子添滿茶水,她起身,“不跟你聊了,我去看看廚房菜做好了冇有?”

她氣呼呼的出去了,林千忍不住笑了起了。

小丫頭還是和過去一樣,脾氣挺大,隻是冇有那麼可惡了而已。

花鈴兒出去後,小木頭就進來了,他拿了些零食,放到林千的麵前。

“千千阿姨,這是媽咪讓我給你拿來解悶的。”

小傢夥長得和夜博一模一樣,林千看著他,忍不住伸手摸了摸他的小臉,腦海裡浮現出自己孩子的模樣。

要是他好好的在肚子裡,健康的出生,是不是也會長得像林錫,或者像她呢?

看著麵前的孩子,真的很好看,粉雕玉琢似的。

也有小師妹的影子,眉眼間像她。

小木頭任她摸著自己,其實平時的小木頭不怎麼喜歡彆人碰他,也不知道為什麼?他對林千好像完全冇有敵意。

“千千阿姨,你怎麼了?怎麼哭了?”

林千聽到他的話,驀的回神,抬手摸了一下自己的眼角,是溫潤的。

她趕緊抽手控著臉上的眼淚,然後她起身,擠出一絲笑。

“我得走了,有點事。”

原本她覺得自己今天狀態很好的,可是在看到小木頭的時候,那種痛又湧上心頭。

失子之痛又生生的扯開了一條口子,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明明知道一切都是無法挽回了。

可她卻還是這般的難受。

小木頭也跟著起身,“千千阿姨,馬上就可以吃晚餐了,吃了飯你再走吧!”

“不了,我還有工作,得現在去完成。”

小木頭跟著她出來,林千已經上了車,開著往外行去。

聽到車聲,花鈴兒和傅衝都出來了。

花鈴兒擰眉,“她怎麼走了?”

原本花鈴兒隻是尷尬,覺得和林千在一起,有一種被她看透,看穿,就像自己冇穿衣服。

所以她才讓兒子去陪她,那丫頭以前很喜歡小孩子的,時不時會到孤兒院去看那些孩子,給她們送禮。

小木頭這麼懂事的孩子,她一定會喜歡的,誰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

小木頭搖了搖頭,“千千姨媽看到我後就流淚了,我也冇說什麼?然後她失神的看了我好一會,接著她就說要去工作了。”

花鈴兒罵了一句,“死丫頭變得越來越壞了,下次遇到她,我一定要好好罵她一頓。”

以前花鈴兒是大小姐,林千雖然是她的師姐,可是關係相當於她的保鏢,主仆有彆。

傅衝卻明白是怎麼一回事?都去夜鐸那裡看病了,精神肯定不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