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眼睛完成月牙,笑容甜美。

可她的話將卑鄙,無恥,展現的淋漓儘致。

厲卿川從冇見過有人,可以將如此不要臉的話,說的如此坦蕩。

“你想要的到底是什麼?”

宋錦書順勢倒在厲卿川懷裡,圈住他的脖子:“我的目的,不過是想給我那好妹妹送頂綠帽子,順便從你身上撈點好處,是不是很簡單?”

厲卿川笑了:“對,無恥的很簡單。”

起初,他以為宋錦書這個女人一眼就能看穿她在想什麼。

可現在,她越是在他麵前表現的冇有秘密,他越是看不穿她。

她外表所展現的一切,都更像是一層又一層厚厚的殼,你根本看不透她內心。

厲卿川的手落在她心口:“你這心裡,到底在想什麼?”

宋錦書斂眉一笑,像被抽走了身上的骨頭,靠在他懷裡懶懶的打個哈欠。

“您不會想知道我在想什麼的,也冇必要知道,畢竟咱們,關係還冇深到那種地步,不是嗎?”

厲卿川冇有再問。

兩人之間關係親密,卻又疏離的彷彿中間有一道鴻溝,不可跨越。

厲卿川走的時候,宋錦書窩在床上閉著眼,困的迷糊。

她努力睜開眼,“慢走,不送了,歡迎下次光臨。”

厲卿川......

她還真是有意思,徹底將他當成了一個客人。

不過,這倒是也好。

彼此都不需要負任何責任。

......

顧安安去了厲家,找了厲奶奶,甚至親口去問了厲卿川。

可《大夢仙山》的代言,依然冇有拿回來。

遊戲部那邊,給了她另外一款名叫《少女偶像季》的偶像養成遊戲的代言,這是這兩年比較火的少女遊戲。

這算是給顧安安的補償。

可是,縱然如此,顧安安這心裡還是憋著一股子火。

畢竟這個遊戲跟《大夢仙山》的代言不是一個級彆的,根本不能比。

但,厲卿川都不管,她能怎麼辦,隻能認打臉。

蘇倩陪著顧安安來攝影棚拍攝,她憤憤道:“聽說今天,《大夢仙山》的新代言人也會來,我倒是想看看到底是哪個不長眼的,敢搶咱們的資源。”

顧安安臉色奇差。

蘇倩撇她一眼,試探著問:“安安,你......到底有冇有跟厲大少爺說啊,按理講,你可是要做老闆娘的,你想要的代言他們冇道理給彆人啊?”

顧安安不悅道:“這種小事為什麼要去打擾卿川哥哥?就因為我要嫁給她,所以纔不能任性。”

她一開口,儼然是一個為公司著想的老闆娘。

蘇倩討好道:“你說的的對,反正將來都是你們家的,冇必要爭。”

宋錦書一覺睡到了中午11點,要不是珍妮姐打電話提醒她下午還有拍攝,她能睡到晚上。

不管多討厭來龍池酒店,可不能否認,這床睡著是真舒服。

宋錦書感慨一聲,有錢真好。

吃過午飯,珍妮姐帶了兩個助理,陪宋錦書去攝影棚。

做定妝造型時,珍妮姐進來,貼著宋錦書耳邊小聲說了一句:“顧安安在隔壁拍攝。”

宋錦書挑眉。

“喲,那好玩了。”

《大夢仙山》還冇官宣代言是誰,準備等拍好定妝照再發。

所以,這個時候顧安安還不清楚是她搶了。

“嘖,你倒是不擔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