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憐她裝了,鍋也甩了,最後還給宋錦書挖個坑。

隻要她敢說一個不,那就等於是承認,她這個人不善良,連自己婆婆這樣承認的道歉都不原諒,太不人了。

妥妥的道德綁架。

宋錦書都想給路清荷鼓掌。

她靜靜道:“你說我外婆還能回來嗎?”

她眼神幽冷,看的路清荷下意識哆嗦了一下。

那一瞬間,她彷彿看見了,外婆死之前看她的眼神。

路清荷頭皮一下子就緊了......

她結結巴巴說:“這......這,錦書我明白,你失去親人的痛苦,你節哀,可是人死不能複生......”

宋錦書微笑。

“是啊,你也知道,這世上冇有死而複生。

“所以,我為什麼要原諒你,何況你也冇錯,我的確是想殺你兒子的。

厲卿川擔憂看著她:“錦書......”

“既然你媽這麼擔心你,那就不需要我在這兒了,厲卿川,你的命,我隨時來拿!”

厲卿川慌了,追上去:“錦書!”

兩人拉扯間,冇有人看見顧安安在路清荷耳邊飛快說了一句話。

路清荷衝拉出去,攔下宋錦書。

“等等,錦書,凶手不是卿川,他那麼愛你,怎麼可能殺你外婆!”

她哭著說:“你不要為難她,我我給你跪下了求求你......”

說完,還真的撲通一聲就給跪下了,跪的結結實實。

這還不算,還一邊跪一邊磕頭。

“錦書,我求求你,放過卿川,你如果真要然為你外婆償命,你殺了我,我替卿川去死......”

這一番操作,實在感人。

一個母親,為了兒子,寧願替他去死,多麼讓人動容。

但凡是看見的,冇有一個不被這偉大的母愛所感動。

饒是宋錦書,此時都被路清荷給驚到了。

氣氛在僵硬了幾秒之後,厲卿川立刻伸手去扶路清荷:“這是我們之間的事,跟你無關。

路清荷死不起來,咚咚咚磕的很響。

厲卿川如今虛弱,彎腰去扯她,牽動傷口,疼的臉色瞬間白了。

“媽,你起來,你不要摻和了。

路清荷做的事,厲卿川說不感動那是假的。

可是,對他而言,此時更多的是添亂,是讓他為難。

這隻會讓他和宋錦書指尖鬨的更加複雜。

可路清荷還陷入在自我感動中。

她的額頭已經磕的紅腫,她停下來,“卿川你不要管,媽媽已經這把年紀了,能有生之年和你相認已經是非常幸福!”

“你還年輕,以後的路還有很長,如果我的死,能化解你們的仇恨,我這條命也值得了......”

厲卿川頭疼不已。

不管跟路清荷說什麼,她都不肯接受。

她哭著對宋錦書說:“錦書,你就當那天殺死你外婆的人是我,是我不想讓你和卿川在一起,故意製造仇恨,我纔是殺人凶手......”

“我死了,你們之間的仇恨,就徹底消失吧!”

說完路清荷突然站起來,就要往牆上撞。

顧安安驚呼一聲:“不要,阿姨......”

這一刻,眾人紛紛心臟停止跳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