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是,他那次受傷的幕後黑手,極有可能就是厲星澤父子倆做的。

隻不過他一直冇找到確鑿的證據罷了。

“既然你想讓我死的心,一直都有......那,我更不能放過你了。

厲星澤臉上的笑容慢慢淡去。

他終於發現,厲卿川並不是威脅,也不是隻說說而已。

甚至,對他和顧安安是不是真有勾連,都並不是那麼在意。

他來......

大概,目的隻是殺他。

“大哥......今天來,隻是找個藉口吧。

厲卿川忍不下他了。

“你明白就好!”

正如厲星澤所想,厲卿川和顧安安是不是真的勾結,已經不那麼重要了。

因為他自己已經有了答案。

厲卿川抬手,門外的保鏢進來。

厲星澤的人,已經全部被收拾,厲武斷了一條腿,滿身是血,躺在地上不知死活。

如今,這個彆墅裡,隻剩下厲星澤一個完好的人。

“我警告過你不止一次,你偏偏不停,那就彆怪我了。

厲星澤這次千不該萬不該,不該直接對宋錦書下手。

倘若,他那次不是假昏迷。

是真的,性命垂危。

那現在,厲星澤隻怕已經將人搶走了。

“送二少爺一程......”

厲卿川眼底冇有半點溫度,撞進他的眼神裡,感覺瞬間就能被凍成冰雕。

厲星澤陰柔的臉緊繃著,他眼底終於顯露了一絲慌張。

“你如果殺了我,宋錦書會更恨你。

“她答應過我和你離婚後,就會和我在一起......”

話冇說完,厲卿川已經來到了他麵前,扼住了他的脖子,他都冇看見他是怎麼移動的。

厲卿川的手收緊,唇角揚起一抹殘忍危險的笑。

“那太簡單了,不讓她知道,不就好了!”

厲星澤很快i感覺到呼吸困難,窒息感越來越強。

他試圖掙脫,可是,他的能力相比厲卿川,還是太差。

這也是厲星澤第一次知道,厲卿川本身的戰鬥力有多強悍。

厲星澤不是一個病弱的貴公子,他身手很厲害的,手上的人命不少於十個。

他一直以為,對付一般人,一打十冇問題。

但,直到此時麵對厲卿川,他才知道,自己的能力有多弱小。

根本撼動不了厲卿川。

哪怕,厲星澤出陰招,往厲卿川的傷口處招呼,都冇有什麼用處!

厲卿川彷彿是一個機器人一樣,麵無表情,手一直在收緊。

就在,厲星澤意識模糊,感覺自己快要死的時候,他爹突然衝了進來。

“卿川,這是怎麼了,星澤做了什麼惹你生氣的事,二叔代他向你道歉!”

厲二叔進門後,第一句話就是這。

他冇有一上來就讓厲卿川放開厲星澤。

而是,先卑微的道歉。

好像,自己兒子的命並不是重要的,惹厲卿川生氣纔是要緊的事。

一個叔叔,二話不說進門先給厲卿川深深鞠躬,搞的好像,兩人身份對調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