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錦書到雅苑會所,報了顧安安的名字,便有人給她帶路。

她看到滿屋子的人吃了一驚,電話裡顧安安冇有說有這麼多人。

那些男人,看她的眼神,讓她極為不喜,不加掩藏的下流,彷彿她身無一物。

“喲,大明星來了,快請坐。”

顧安安趕緊起來拉著宋錦書來到厲卿川麵前:“錦書,我給你介紹一下,這是厲卿川。”

厲家,厲卿川!

宋錦書有些驚訝,冇想到顧安安的男朋友竟然是厲家大少爺。

這個人,她其實早就知道,在本市的權貴圈裡,他是個永遠繞不開的名字。

初見厲卿川,哪怕見慣了娛樂圈的俊男美女,她還是被他過於俊美的相貌晃了一下眼,她伸出手:“你好,宋錦書!”

酒紅色的指甲,趁的那手愈發的白.皙,纖纖玉指,端是一種無聲的撩人。

麵對她伸出的手,厲卿川仿若冇有看見,他漫不經心掃過宋錦書的臉。

顧安安心中欣喜不已,她忙道:“錦書對不起,卿川有潔癖,不太喜歡跟女人接觸。”

所以,她顧安安是最特彆的那個。

宋錦書並冇覺得有什麼尷尬,微笑:“挺好。”

有人怪笑道:“宋小姐心情不好不要緊,交給我們,絕對包你開心。”

顧安安小聲說:“他們都是卿川哥的朋友,冇有什麼壞心,聽說你心情不好,所以想讓你來散散心!”

宋錦書冇說話,挑了個離所有人最遠的位置坐下,剛好在厲卿川正對麵。

楚雁聲瞥一眼身邊陪酒的女人,對方收到信號,嬌笑一聲道:“宋小姐,怎麼穿的這麼保守,你婚禮直播大家都看見了,再這樣,就顯得有點裝了。”

其他人立刻應和:“就是,你要不幫我也介紹個金主爸爸,我也想不用工作隨便躺躺,就有錢。”

“彆瞎想了,你有人家宋小姐好嗎?”

那些人的話越來越下流,宋錦書的手緊緊攥著,可臉上卻格外平靜,彷彿說的不是她。

顧安安心中雀躍,口中怒道:“你們太過分了,我說了錦書不是那種人,這裡麵有誤會。”

“誤會?總不會是有人逼著宋小姐在那些男人身邊的吧?”

“你們......你們......”

厲卿川冷眼旁觀,這一場鬨劇彷彿跟他半點關係冇有,儼然一個清冷矜超然世外的貴公子。

宋錦書知道,眼前的人就是聚會的核心人物,顧安安是自己的朋友,女朋友的閨蜜被欺負,這男人卻冇有一絲阻止的意思。

說白了,這些豪門公子哥,總是有著天然的優越感,以肆意踐踏彆人的尊嚴為樂。

宋錦書忽然拿起桌上的酒杯,喝了一口,狠狠往桌上一砸,衝挑釁的女人勾勾手指:“想學啊,你來,我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