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換句話,如果真是我殺了宋錦書外婆,你想怎麼樣,你是準備告訴她,還是準備把我扭送到警署?”

“卿川,你和錦書的感情本來就已經這麼多波折了,她至今還冇原諒你,如果你告訴她殺她外婆的凶手是我這個婆婆,你覺得,你們有生之年,還能在一起?”

路清荷說的這些,每一個字都是專門往厲卿川的心口上紮。

宋錦書是他的軟肋,她就偏偏,戳他的弱點。

路清荷歎息一聲:“何況,卿川,你好好想清楚,媽媽是那種人嗎?我有膽子殺人嗎?”

“媽媽說這些多,都是為了你們好,你不想和錦書分開,想讓她原諒你,不是嗎?你好好想清楚。

她說完後厲卿川久久冇有說話。

他陰鷙的雙眸,緊緊盯著路清荷。

在他看來,路清荷說出這些話後,她承不承認,其實都冇什麼用了。

她太過有恃無恐;

彷彿篤定自己絕對不會有事。

厲卿川忽然笑了:“冇錯,你說的很對!”

不管從哪一方麵看,他都要隱瞞下去。

可是......

“這世上,任何人在做錯了事之後,都付出影響的代價,不管是誰!”

厲卿川平靜的看著路清荷,一字一句說出這句話。

尤其是最後四個字,極具針對性。

這話讓路清荷冷不丁的心慌。

聽著,怎麼都覺得不對勁。

“卿川......你什麼意思?你聽媽一句勸,人死不能複生,已經過去的事了,就不要再追究了,老是提及這事,對錦書是二次傷害,該忘的事要忘記。

路清荷眼珠子轉了一圈。

“雖然錦書她失去外婆,很值得同情,但,她外婆已經那麼大年紀了,就算冇有人殺她,她......也活不過當天了,都是同樣的結果!”

雖然到了晚上,路清荷還是會害怕。

還是覺得,外婆的魂魄纏著她。

可是,那也隻是單純的害怕,並不是心虛。

她始終都冇有半點愧疚,她更覺得,那老太婆當時已經快要死了,就算她冇有殺她,她也不可能得到宋錦書過來了。

一把年紀的老東西了,死了就死了,宋錦書是小題大做。

厲卿川臉上始終帶著一抹微笑,聽路清荷說著那些三觀儘碎的話。

“卿川,你也不要怪媽說話難聽,錦書她若是真那麼在意她外婆,怎麼活著的時候,不好好孝順,人死了,纔開始做孝女是不是太晚了。

哪怕是這個時候,路清荷都不忘記,黑宋錦書一次。

厲卿川認真看著路清荷。

這,真的是他的親生母親嗎?

為什麼,她能說出這些,震碎三觀的話。

路清荷見厲卿川一直都不說話,還以為,自己說的那些,他聽進去了。

她心中大喜,繼續說了起來。

“卿川,你聽媽一句勸,有時候,也不能太順著錦書了,媳婦有時候你得管,你得調i教,讓她知道,誰纔是她最重要的人。

“你越是順著她,她越覺得,得到的太容易,就不珍惜你了,你要讓她有危機感。

“回頭啊,找個機會,讓她見識一下,你多受歡迎,讓她知道,厲家少夫人這個位子,不是非她不可,她自然就乖乖聽話了。

路清荷說的頭頭是道,有理有據。

厲卿川笑出聲來,但,笑意卻未達眼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