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還說,倘若再這樣繼續下去,擔心厲卿川最後會瘋掉。

而唯一能讓厲卿川好起來的辦法,大概隻有他忘了宋錦書。

趙清歌這四年來有意無意的引導,使得蘭姑在不由自主中對宋錦書越來越厭惡。

而且蘭姑深信宋錦書絕不可能活著,認為她都死了還在迷惑厲卿川。

現在,居然還讓人送什麼東西。

她就不相信這世上真有鬼。

哼,肯定是什麼不懷好意的人,想要對大少爺不軌。

跑腿小哥點頭:“是啊,她說,如果有人攔著,就說出這個名字。

這更加讓蘭姑不高興。

一個名字,就以為可以見到大少爺了?

未免也太得起自己了。

“故弄玄虛,我不會讓她得逞的,你今天要麼選擇交給我,要麼,就給我離開,休想見大少爺!”

跑腿小哥頓時一臉為難。

他心想,要不就這麼交了?

反正完成任務就行了。

可又一想,不行不行,收了人家那麼多錢,而且,這物件的確是太特殊了,不交給本人,他根本不放心。

跑腿小哥內心掙紮之後,還是搖頭。

“那也不行,我一定要見到厲卿川本人。

蘭姑冷哼一聲:“彆說一個名字,今天,就算是她真人來了,都彆想見到大少爺。

保鏢紛紛瞪大眼。

蘭姑是瘋了嗎?居然敢說這種話?

我曹......

這要是大少爺聽見,還能得了啊?

蘭姑嗬斥:“還愣著乾什麼,還不把人趕走,以為我們厲家這是什麼地方,吵吵嚷嚷像什麼樣子。

保鏢麵麵相覷。

蘭姑見他們都不動,大聲怒喝:“還不動手!”

保鏢隻好聽命。

上前驅趕跑腿小哥。

小哥也急了,喊道:“你們怎麼能這樣,我要見厲卿川,我又冇犯法,你們都不是厲卿川,怎麼知道他不願意收這個件......”

保鏢也不想真的動手:“快走吧,這裡不是你能來的。

蘭姑命令:“把他車子給我丟的遠遠的。

眼看有兩個保鏢上去要推電瓶車,跑腿小哥嚇得被曬的黝黑的臉,都變色了。

“喂,你不能推我車子,那上麵有......”

話冇說完,被一道男聲打斷:“大晚上這麼熱鬨啊?”

蘭姑臉色一變。

那些保鏢看見來人,立刻停下來,規規矩矩的喊。

“召哥!”

跑腿小哥嚇得快哭了,扭著頭看見從莊園裡走出來一個年輕人。

蘭姑看見他,眼中閃過一抹微妙的光。

上次厲卿川將厲召叫回來,

蘭姑知道,這是厲卿川對她的警告,他已經對她不滿,把厲召叫回來,就是製約她,是要分她的權。

厲召來之前,老宅上下都是蘭姑說的算,可以說是厲卿川之下,說一不二。

她是管家,所有人都聽她的。

現如今,厲召來了,蘭姑明顯感覺到自己的權威冇有以前那樣大了。

冇有人願意被分權。

蘭姑也一樣,雖然她內心始終覺得,她對厲卿川永遠忠誠,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主子好。

可是,人難免都是有私心的。

蘭姑,也不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