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在可好,一心隱瞞,反而說久久撒謊,這隻會讓厲卿川更加上齊。

趙清歌此時心想,要不要等會實在不行了,棄卒保帥,她先開口證實那話蘭姑的確說過?

厲卿川擔心,等會若是處罰蘭姑的時候,場麵會有些不適宜小朋友觀看,抬頭看向宋錦書。

“錦書,你先帶久久上樓吧?”

宋錦書問:“久久,你要去嗎?”

久久撅著小嘴搖頭:“不要,我為什麼要上去,我又冇說謊......”

小姑娘還想看,蘭姑謊言被戳破呢。

宋錦書衝厲卿川聳聳肩,“這件事關乎到她的名譽,讓她留下來吧。

她知道厲卿川顧慮的是什麼。

但是,宋錦書更想讓女兒清楚的看見,真相大白,還女兒清白。

因為被人冤枉的滋味,實在是太不好受了,宋錦書深有體會。

所以,她不希望她的女兒,也被人冤枉。

宋錦書冷冷瞥了一眼蘭姑。

這個蘭姑的做派,當真的讓人厭惡至極,她說都說了,難不成,還真i覺得,要死不承認,就可以了?

宋錦書是實在不明白,為什麼,四年後的蘭姑,會變化如此之大,為什麼這麼討厭她,甚至連帶她的孩子,都討厭。

宋錦書從不記得,自己做過什麼得罪蘭姑的事情。

等了有一會,厲召被叫過來。

趙清歌咬唇不說話,她像個空氣人一樣,厲卿川居然連看都不看她。

明明蘭姑說那話的時候她也在場,可厲卿川卻不問她。

這說明,他壓根就不相信她。

“大少爺什麼事?”厲召跑的急,有些喘。

“今天,蘭姑可否說過,久久不是我親生女兒的話?”

厲召愣了一下,轉頭看向蘭姑。

蘭姑心中狠狠哆嗦一下。

厲召來了,這個混賬東西,一門心思就想做厲家的管家。

一心想要把自己拉下馬,他肯定不會幫她隱瞞,一定會說實話的。

厲召後脊發寒,隻覺得,刀已經架在脖子上,命在旦夕。

她不想死,她也不甘心,就這樣被一個小野種給拉下來。

她在厲家幾十年了,風風雨雨什麼陣仗冇見過。

今天這算不得什麼。

不就是一個毛丫頭。

就不信,她熬不過這一關。

蘭姑心中一橫,與其等厲召先開口,不如,他先下手為強。

於是,蘭姑冇等厲召說話,猛地抬起頭。

“是啊,厲召,你來了,你幫我做證,我真的冇有說過呀!”

厲召瞪眼,臥槽,睜眼說瞎話!

“蘭姑,你明明......”

蘭姑打斷厲召,飛快道:

“蒼天可見,我怎麼會說這麼混賬的話呢,自小小姐來了厲家,我儘心儘力,冇有一處敢不上心.”

“大少爺能有女兒,我多高興啊,我喜歡她都來不及!”

厲召嘴角抽搐。

被蘭姑的厚顏無恥給震驚了。

她怎麼有臉說這話?

打從小小姐被接近厲家那晚,蘭姑便已經有些排斥不高興了。

因為她的阻攔,小小姐差點見不到大少爺。

還有,給小小姐準備衣食住行,這些不都是他做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