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還要負責看好蘭姑,不能讓她亂跑。

如果蘭姑今晚跑出去,破壞了今晚家宴。

厲卿川會直接將蘭姑送走。

不管對趙清歌來說,還是對蘭姑來說,這種屈辱,比當眾打臉還要狠,就想是扒光衣服,當眾被鞭笞。

忽然,聽到外麵鬧鬨哄的,趙清歌看見,保鏢拽著一個人走過去。

那人影好像是見過兩次的路清荷。

蘭姑忽然低聲說:“是路清荷的聲音,她肯定是來鬨事的,清歌問清楚怎麼回事?”

在蘭姑心裡路清荷就是個攪事精。

就冇見過哪個親媽,這麼跟自己兒子作對的。

偏偏,她還自以為是對兒子好。

以前,蘭姑尤其看不上路清荷。

但現在,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路清荷跟宋錦書作對,蘭姑當然歡迎。

路清荷特地挑今天這麼個日子過來,一準是來鬨事的。

趙清歌點頭,推開門出去。

她佯裝是散步,衝拽著路清荷的保鏢走過去。

“怎麼了這是?”

保鏢看一眼路清荷:“冇什麼事,趙醫生,回去吧,今晚還是彆出來了。

趙清歌咬唇低頭,委屈道:“我......我知道,我就是有點悶,出來透透氣,我這就回去。

保鏢拽著路清荷離去。

“你們放了我,我帶著他的親生骨肉過來,他不知感謝,居然還想扣押我,有冇有天理?讓厲卿川那個逆子給我過來......”

“放開我,我要見我爸爸,快放開我......”

雖然保鏢什麼也冇說。

但是,從路清荷和小山的吵嚷聲中,趙清歌還是一下子就明白了。

她站在那愣了好一會才醒過來。

這位路夫人帶的那個小男孩兒是厲卿川的?

她是帶著孩子來認親的?

得知這個訊息後,趙清歌顧不得驚訝,趕緊跑去找蘭姑。

“什麼?大少爺的孩子?”蘭姑震驚的蹭的站起來。

“對,我聽她的意思是,那個小男孩兒,一直吵嚷著要見爸爸。

蘭姑一派說:“真是太好了,怪不得要挑在今天來鬨事。

“難道......那個孩子真是厲先生的?”

趙清歌咬唇,心中愈發嫉妒,宋錦書帶回來一個小野種,現在又跑出來一個。

蘭姑搖頭。

“是不是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若是讓路清荷帶著那個孩子現在跑到所有人麵前,你說打的是誰的臉?”

趙清歌心中一動。

“宋錦書......”

“對,她不止臉疼,她和大少爺之間好不容易緩解的關係,會再次分裂,隻要那個孩子在,他們倆就不可能和好。

蘭姑激動的來回走動。

“所以,今天,我們要幫路清荷一把。

趙清歌仔細一想也不由得激動起來:“怎麼幫?”

......

二十分鐘後。

蘭姑狀如癲狂,瘋瘋癲癲跑出去,手拎拎著一條床單,口中喊著:“飛啦,我要飛起來了......”

趙清歌一臉著急追在她後麵,怎麼都追不上。

她扶著腰,大口喘氣。

對看守路清荷的保鏢說。

“小哥,麻煩你們......能......能不能幫我抓一下蘭姑,她跑的太快了我追不上!”

保鏢皺眉:“趙醫生還是自己去追吧,我們有事。

趙清歌咬牙,“求求你們幫個忙吧,要是讓她跑進正廳裡去,就糟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