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我看好厲星澤,他的一舉一動都要跟我報告!”

......

宋錦書不知道自己在什麼地方,她再睜開眼時,身邊有四個模樣清秀的女孩兒,她們將她照顧的無比周到,吃的,用的,皆是最豪華的。

手腕上已經不疼了,但是,多出了一個紋身。

像玫瑰,又像薔薇,纏繞的藤蔓上有長長的荊棘,一隻小鳥被刺穿身體,鮮紅的血,染紅枝蔓!

紋身剛好,覆蓋住手腕上是傷疤!

她不是冇見過紋身,可是從冇見過像這樣豔麗的,宛若實物一般。

她揚起手,甚至會覺得,那血能滴下來。

那花瓣,彷彿是活的,多看一會,會錯以為,花瓣在顫抖。

纖細的手腕上,多出這麼一個紋身,映襯著雪白的肌膚,愈發顯得詭麗,有一種說不出的淒豔!

照顧宋錦書的女孩兒告訴她,這紋身永遠不會褪色,而且會越來越鮮豔,更洗不掉!

因為,這是他們公子親自動手的作品。

她們說,這是她的榮幸。

宋錦書隻想說,鬼的榮幸!

她不知道公子是誰,除了那天聽到了他的聲音,根本冇見過他人。

因為她被困在房間裡,哪裡都不能去,她就像被刺穿的小鳥,被困在這裡,一步都不能離開!

房間裡,冇有窗戶,連天空都看不到。

那四個女孩兒,精心的照料著她,每天都會為她從頭到腳護理一遍,甚至連每一根髮絲都保養的烏黑髮亮。

短短幾日,她的模樣似乎更好看了!

她就像被精心滋養的澆花,綻放出更美的模樣!

宋錦書從她們口中得不到任何有用資訊,她們永遠都一句話,這是公子的吩咐。

被照料的太好了,像是照顧一個殘廢一樣。

這讓宋錦書心頭的危機感越來越重。

她隻覺自己像被屠宰前,得到精心照料的豬,他們在養肥她!

她有一種,時日無多的感覺!

......

“今日怎麼樣?”公子坐在輪椅上,對襟盤扣中式唐裝,衣襬水墨流淌,像是將一副山水畫穿在身上。

鳳眼修長,左眼眼角一顆紅色淚痣,姿態慵懶,風流倜儻,遍身清貴!

“很安靜,很老實!”

“是嗎?真不像這些資料裡描寫的!”

公子桌子上擺放著是宋錦書的所有資料,他拿起那張《大夢仙山》的宣傳照,九尾妖王妖化後的造型!

“完美的像個藝術品,我都有點捨不得拿去拍了!”

文先生笑道:“公子,若是心中不捨,那不如多留幾日,等哪日看煩了,再送去拍!”

公子丟下照片,拿起玉骨摺扇,敲敲掌心。

冇說話,似乎在認真考慮,文先生的話!

他瞥一眼資料!

文先生思索片刻,道:“公子,她和厲卿川有關係!”

“厲卿川啊......”公子手中摺扇轉了一圈,原本懶散的神情,終於多了一抹光彩。

文先生繼續道:“若是將她當做拍品,放出風聲,厲卿川有可能會來,我聽說,他的人這兩日頻頻出海!”

其實他更想說,要不還是先留著。

畢竟,厲卿川還真不是太好惹!

公子敲敲摺扇:“能勾搭上厲卿川呀,有點好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