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院。

醫生告訴宋錦書外婆大腦缺氧時間有些長,很有成為植物人永遠醒不過來,就算醒了,也可能身體癱瘓。

她在病床前守了兩天一夜,老太太終於睜開了眼。

老人家看見她,說的第一句:“我的囡囡受委屈了!”

顯然是已經知道了宋錦書的事情。

一句話,擊潰宋錦書所有的防線,連日的委屈,無助,恐慌在老人的窗前傾瀉而出!

這世上無條件心疼她,相信她的人,隻有外婆了。

老太太醒來,算是度過了危險期,但,以後想站起來怕是很難了。

醫生說務必好生休養,決不能再受任何刺激!

宋錦書覺得奇怪,她分明囑咐過醫院的所有醫護人員,一定要保密,為什麼老太太還是知道了。

但她不敢問,生怕刺激到老太太。

宋錦書在醫院照顧老太太,過了兩天短暫平靜的日子,彷彿忘記了外麵的硝煙!

但很快更殘忍的現實,硬生生將她從鴕鳥狀態給扯了出來。

宋錦書給老太太削蘋果,陪她看電視劇,一集結束,中間娛樂新聞,她下意識想關,卻被老太太阻止。

老太太道:“看看吧。”

電視裡誇張的聲音傳出來:“本週娛樂圈除了宋錦書的黑料繼續掃榜之外,最大的料就是國民初戀顧安安宋氏集團大小姐的身份曝光,真可謂昔日閨蜜如今天壤之彆!”

電視上顧安安站在宋允章周美瑜中間,三人一起切蛋糕。

彷彿,他們纔是真正的一家人......

宋錦書怔忡,傻傻望著電視,這,是什麼意思?

顧安安,是周美瑜的女兒?!

最好的朋友,竟然是她最恨的繼母的親生女兒?!

所以,顧安安很早就知道自己是宋允章的女兒,才故意接近她?

宋錦書忽然感覺後背一陣陣發寒,像盤踞了一條毒蛇。

水果刀將手手指割破,她都冇察覺!

血一滴滴流出來,染紅雪白的床單。

電視上切換到顧安安參加一個商業活動接受采訪的畫麵。

她一襲天藍長裙,笑容甜美,滿是溫柔善良。

有記者問她關於宋錦書的問題。

“錦書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始終相信她,也希望大家能對她寬容一些。”

“宋錦書搶走喬雨琳男友,逼她自殺,這件事你怎麼看?”

顧安安滿臉無措,她咬著下唇,緩緩道:“其實,我已經好幾天聯絡不到錦書了,我很擔心她,關於雨琳前輩的事我一直深感遺憾。

如果......網上爆料是真的,我希望錦書能站出來勇於承擔責任不要逃避,如果是假的,更希望她能站出來說出真相,還她自己一個清白。”

此話一出,等於坐實宋錦書逼死喬雨琳是真的。

宋錦書愣愣的看著電視機,心在滴血,想到這一段時間所有的事情,一條細密的線,出現在了她的腦海裡,這一環扣一環,或許全都是她的好繼母和好閨蜜整出來的!

她像個傻子一樣被人耍了那麼久!!

怪不得,給顧安安發訊息不回,打電話冇人接,因為就是她將自己送到了陌生男人的床上,自己因此失了身。

怪不得顧安安在跟厲卿川的聚會上,她隻是在邊上冷冷地看著自己的笑話,更是在她被全網汙衊的時候,落井下石!

說不定,範永強背後的人,也是這母女兩在後麵操控的!如果冇有好處,範永強怎麼會站出來!

宋錦書臉上彷彿被人惡狠狠地抽了一個大嘴巴子!

這一刻,才真正清醒過來。

宋錦書握緊手中的水果刀,眼神慢慢充血,糾疼的心,讓她心頭忽然萌生出的報複計劃,逐漸放大。

“我不會讓你再遇到這樣的事了,外婆。”

宋錦書抬頭死死看著電視中顧安安的臉:“這麼多年了,他們欠我媽媽,欠我的,也該還了。”

那些人讓她遭受到的一切,她都要一一還回去!

她內心忽然湧起了前所未有的毀滅感,不是要玩嗎,她就陪他們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