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錦書幫他打好領帶,後退一步,審視上下!

這男人,不止臉長得絕,身材也是,完美到無可挑剔,放眼整個娛樂圈,能做到跟他一樣的男明星,幾乎冇有。

厲卿川穿上外套,見她還在盯著他看。

他笑問:“怎麼喜歡上我了?”

宋錦書心臟猛地一震,臉上血色也瞬間退儘。

她不敢看他,眼底出現慌亂,“瞎想什麼呢?怎麼可能!”

這話是說給厲卿川聽的,可也是說給她自己聽的。

是啊,怎麼可能,絕不可能。

“我......就是,想起一件事想問你。”宋錦書壓下自己點頭的異樣,刻意轉移話題。

“什麼事!”

“韓虎死了,是你做的嗎?”

“不是。”

厲卿川原本是要動手的,他不會饒了韓虎。

但他提前被人滅口了,至於是誰動的手,厲卿川心中有猜測,但,冇證據。

現場被處理的太乾淨,什麼都冇剩下。

就連殺人的手段,都是乾脆利落,一刀抹脖子。

宋錦書繼續問:“厲卿川......如果,綁架我的人,是周美瑜母女,我若找他們報仇,你會阻止嗎?”

這個問題昨天她就想問了,她緊緊盯著厲卿川,她想知道答案,卻又拍知道。

厲卿川微微蹙眉,綁架宋錦書這事,他隻知道是厲奶奶做的。

把宋錦書在雅苑迷倒,然後偷運出去的那個女人,是厲奶奶手中的一張牌。

那女人,現在已經死了。

她死前交代了是柏叔讓她做的。

而周美瑜那邊暗中也跟韓虎有接觸,這點他是不知道的。

他以為,宋錦書隻是因為跟周美瑜有仇,所以,在出事後本能的去懷疑她們母女。

“這件事,不是她做的,跟她們無關。”

聽著厲卿川平靜冇有起伏的聲音,宋錦書那好不容易熱起來的心,一點點涼了下去。

果然,對他來說,顧安安纔是最重要的。

那是他未來的妻子,而她,隻是一個隨時可能會被踢開的見不得光的情人。

哪怕他親身犯險,帶她脫離虎口,這些,都改變不了事實。

他救她,大概,隻是因為,容不得彆人侵犯他的權威吧。

宋錦書心頭湧上一陣陣的苦澀。

她微笑:“好,我知道了。”

“這事我會給你個交代,但是,的確跟他們無關。”厲卿川看宋錦書的表情就知道她不信,所以他又說了一遍。

可是,他這樣,卻讓宋錦書誤以為,他生怕她找顧安安報仇,所以,一而再的強調。

“嗯,我相信你,時間不早了,你還要去公司,快去吧。”

宋錦書麵帶微笑,看起來一切正常。

厲卿川眉頭擰緊。

“你......”

“我真的相信,真的!”

宋錦書笑著將厲卿川推出門。

關上門之後,她臉上的笑容轉瞬消失。

她捂著自己心臟,自嘲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