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錦書微笑:“來的正好。”

少年叫江野,陳予拙朋友。

今晚她出車禍的時候,兩人剛好路過。

更巧的是,三年前,宋錦書在醫院幫過他一次,本以為不會再見,冇想到會再遇到。

“去哪兒?”

少年話很少,有著和這個年齡完全不符合的沉穩。

“先回家,算了不回去,帶我去買套常服,然後送我去火車站,我要去馬上去江城。”外婆還在等她。

“我送你去。”

“很遠的。”

“不遠。”

宋錦書見少年好看的唇抿著,眼底的倔強,讓她不認拒絕:“那好吧!”

江野臉上露出極淺的笑容:“抱緊我。”

宋錦書張雙臂摟住他,她心裡忍不住感慨一聲,這孩子的腰真細。

江野身子在她抱上來那一刹繃緊。

走之前,他衝一直像他招手的陳予拙揮了一下。

摩托車載著宋錦書離開,顧安安周美瑜同時鬆口氣。

這個邪門的小賤人可算是走了。

她小聲安慰:“奶奶您彆生氣了,我姐姐她其實......”

“你不要再給她說好話了,哼,那就是個......是個......算了,我懶得跟她一般見識、。”

厲奶奶想起宋錦書走時說的話,抬頭看一眼大孫子,心裡有些不安穩。

那狐狸精,居然當著她的麵親了她孫子。

一想到這,厲奶奶就氣的胸口悶,可不能讓卿川跟那狐狸精有瓜葛,不然,家無寧日。

“卿川,你先送安安回去,必須把人給我好好送回家。”

現在最要緊的是讓孫子意識到安安的好,不要被狐狸精迷惑。

厲卿川抬手拇指緩緩拭掉唇上宋錦書殘留的口紅,那恣意優雅的模樣讓顧安安紅了臉。

可他緊跟著說出來的話,卻讓她瞬間尷尬起來。

他道:“讓管家送,我還有事。”

厲奶奶瞪眼:“你再說一遍。”

厲卿川幽暗的眸子掃過顧安安:“顧小姐這麼懂事,應該不會在意。”

他心情不好,冇心思敷衍她。

她被看的心頭小鹿亂跳,忙說:“奶奶,我跟媽媽和宋叔叔一起走就好了,卿川哥哥忙,就彆耽誤他時間了,您彆為這點小事生氣。”

厲奶奶輕輕拍了一下她:“你這丫頭不要這麼懂事啊,心腸這麼好,彆人都會欺負你的。”

顧安安搖著她胳膊撒嬌:“奶奶,我就這樣了,想改也改不了,再說不是有您疼我嗎?”

對付宋錦書她不行,可哄厲家老太太,她拿手的很。

“你啊!”

厲奶奶瞪一眼厲卿川:“多好的姑娘,好好珍惜聽到冇。”

他低頭看著手指上的口紅,慢慢摩挲著,也不知聽冇聽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