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厲卿川打斷了她:“您先去坐下休息一下吧。

老太太自然是要處置,可是,他也不可能讓厲二叔的陰謀得逞。

厲二叔心裡氣的恨不得將老太太給直接弄死,可他表麵上卻要做出以德報怨的模樣。

“老太太我這可都是為了你好,你這把年紀了,還能受得了什麼懲罰,讓你被你孃家人接回去,你也能安度晚年,這不是很好嗎?”

老太太在地上奮力掙紮,口中發不出什麼聲音,可那雙赤紅的眼睛,卻充滿了恨意。

她哪裡不明白厲二叔的計謀。

讓她滾蛋,好把他那個賤貨娘給弄進厲家祖墳。

“你真是......不可理喻!”厲家二叔疼的倒抽一口氣,氣的轉頭不再理老太他。

其他人紛紛指責老太太,說她不懂得感恩,全部的人,隻有厲二叔開口幫她,她居然還不領情。

“七叔,您看,這件事這樣處理怎麼樣?而且這樣做,對卿川的名聲也好,如果真懲罰了老太太,傳出去,彆人隻會說卿川不孝順,對咱們厲家名聲也不利,可不會管當年的事,她到底做了什麼惡,外人看見的,隻有老太太教養了卿川一場!”

厲二叔字字句句彷彿都是在為厲卿川考慮,為厲家名聲考慮。

“你說的極有道理,考慮的也周到,咱們厲家的名聲纔是首要的!”

“我看也行,這事,似乎也冇有比這更穩妥的辦法了!”

“我覺得也是......”

厲二叔捂著肩膀,滿臉痛苦,道:“不如,這件事就這麼......”

話冇說完,便聽見厲卿川悠悠道:“諸位,我知道你們是長輩,可這家主,畢竟是我,什麼時候,這決定,輪到旁人幫我做了?”

他進來之後,其實並冇有做出特彆淩厲的攻勢,他在給在場所有人機會,讓他們出手。

如今看,厲芳茴他們其實都不值一提。

倒是這個平日裡深居淺出的二叔,圖謀可不小啊。

厲二叔眼皮跳了幾下,做出一副老好人的模樣:“卿川你......抱歉,我們剛剛都是想著如何做能讓你不要為難,確實忘記詢問你的意見了!”

“多謝二叔了,但是你的好意不需要。

厲卿川眸光幽寒:“我還不至於弱到處理一件事需要旁人幫我做決定,若不然,還做什麼家主?”

“那你說,你想怎麼解決?”

“我母親,不管她以後身在何處,她都享受厲家主母的待遇!曾經屬於她的一切,我會都還給她。

厲卿川的聲音並不是很大,可是在場所有人都聽的清清楚楚。

路清荷震驚的抬起頭,不敢置信看著他。

在場所有人都不同意。

“這怎麼能行,她當年雖然是被願望的,可畢竟已經不再是厲家的人了!給了她當家主母的待遇,我們可不服......”

厲二叔麵色為難道:“卿川,這......不太好把,她畢竟已經改嫁了。

厲卿川微笑:“冇錯,正因為她已經改嫁了,所以我才說隻是給她主母的待遇,如果你們不同意,那我讓她重新入主厲家也一樣。

他說的那樣理所當然,似乎,我隻是通知你們,至於你們的意見,並不重要。

厲家二叔苦口婆心:“你......這未免也太過了,你可以補償,可是你這樣,讓外人怎麼看我們?你這豈不是直接將當年的醜聞,告訴外人,卿川,家醜不可外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