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看到宋錦書衣衫不整,慌忙轉身,背對兩人。

“是......是阿姨擔心卿川哥哥,做了一些甜品,讓我送過來,我......我這就走!”

路清荷如今是越發喜歡顧安安,幾乎將她當成女兒一般。

兩人關係,親密無間。

她原本已經放下的心思重新又喚起,想要撮合厲卿川和顧安安兩人,於是便讓顧安安來給厲卿川送吃的,目的就是想讓他們多接觸。

顧安安打著路清荷的名義,誰敢阻攔?

她知道宋錦書在裡麵,她故意進去的。

“站住!”宋錦書忽然開口。

她看著厲卿川譏笑一聲:“就算是你想左擁右抱,享受齊人之福,我也可以配合你......”

“姐姐,你不要誤會,我和卿川哥哥冇......什麼的,是路阿姨,讓我來送點東西,我現在隻是把卿川哥哥當成親哥哥,絕不會和你搶。

宋錦書冷笑,親哥哥和不會和自己妹妹上床。

顧安安是什麼貨色,她再瞭解不過。

厲卿川飛快脫下自己外套,裹住宋錦書,他臉色極差,橫眉冷對!

“我再說一遍,滾出去!”

他的眼中一片冰冷,看顧安安時,冇有絲毫情誼,隻是冷漠的暴戾。

宋錦書忍不住想笑。

到底是厲卿川,他纔是演戲的高手。

若不是那天親耳聽見,他們兩人苟且,她真會以為,他厲卿川對顧安安毫無感覺。

宋錦書腦海中再次響起,那夜聽到的聲音,頓時覺得厲卿川的懷抱,像有無數根針,次的她渾身都在疼。

顧安安怯懦如小白i兔,委屈惶恐。

“我......我這就走,阿姨說,你身上傷還冇有完全好,一定要當心,不要隻想工作,不然我......不是我,是阿姨,她hi擔心的。

她故意口誤,讓宋錦書誤會。

顧安安放下手中帶來的甜品,咬著唇,猶豫著說:“姐姐,你和卿川哥哥好好聊,他......真的真的特彆喜歡你,在醫院,他晚上睡著的時候,都再喊你的名字,卿川哥哥是個好男人,你,一定要珍惜他,我祝你們幸福。

說完,她轉身跑出辦公室。

終於隻剩下兩人,宋錦書似笑非笑看著厲卿川。

“我這個繼妹,真好是不是,祝我們幸福呢?”

厲卿川頭皮一陣發麻,感覺非常不好。

“錦書......”

“所以,你睡著的時候,她怎麼知道你叫著我名字?”

厲卿川忽然慌了,顧安安那句話,太容易讓人誤會。

“你不要誤會,我在醫院住院的時候,我媽非要她......”

宋錦書抬手阻止他,她彎腰撿起自己的衣服一件件穿上!

“該滾的是我。

厲卿川你不用解釋那麼多,我對你們倆發生過什麼,我並不在乎......我隻求你能放過我外婆,讓我陪她走過生命的最後時刻,我求你了!”

“我今天說的那些,都是認真的,我不會離婚,也不會跟你鬨,不打擾你工作了,請你儘快給我一個答覆!”

她語速非常快,說完便要走,她怕自己走慢一步,會忍不住一巴掌抽在厲卿川的臉上。

“你誤會了,能不能聽我說完?”厲卿川抓住她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