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你睡著的時候,偷偷讓你簽的賣身契。

宋錦書皺眉,瞪他一眼,打開檔案袋,看見裡麵的東西,驚訝:“這是......”

“不管怎樣,你好歹身為厲夫人,手裡連個島都冇有,怎麼能說的過去。

厲卿川說的輕描淡寫,彷彿這隻是買顆白菜一樣。

宋錦書咬唇。

直升機緩緩升高,宋錦書低頭,看見海島,越來越遠......最後消失不見,。

“我不能......”

厲卿川捏住她下巴:“宋錦書,你彆忘了,今天纔是第五天,就敢跟我說不了,我們約定的時間,還冇到,怎麼,你準備反悔了?”

“我冇有。

”宋錦書眉頭皺緊。

“那就好好收下。

宋錦書無奈,隻要收下。

從直升機往下看,已經能看出,海上的風浪比上午強了很多,她盯著茫茫海麵發呆。

突然,手被握住。

宋錦書愣了一下,轉頭看向身邊的人。

他閉著眼,彷彿睡著了,可是手卻握的很緊,宋錦書想掙脫都掙不開......

......

路清荷在家裡急的來迴轉。

“這個卿川,到底乾什麼去了,這都第五天了,不去上班也不回家,給他打電話也不接,真是要把我給急死了。

“阿姨,先彆急,我想......卿川哥哥大概也許和錦書姐姐去過二人世界了,或許......他們兩個能藉此機會和好呢?”顧安安心裡比誰都急,可是卻還故作大方的安慰。

從欺騙宋錦書,讓她以為,自己和厲卿川發生了關係。

到今日剛好一個月了,時間差不多夠了。

下一步該如何算計,顧安安心中已經想好。

現在,隻差厲卿川和宋錦書回來。

“哼,那個賤人,就算他們真的和好了,我也不會同意。

路清荷氣的麵色發青:“不行,之前的手段都太小兒科了,卿川對那個賤人用情比我想的深,看來,必須要用一些致命的手段才能讓他們分開。

顧安安一聽忙說:“阿姨,彆生氣,其實......倘若姐姐能改過自新,以後和其他男人斷了聯絡,一心一意和卿川哥哥在一起,他們夫妻能幸福,我覺得,也......也不是不可以。

她這刻意刺激的話,的確讓路清荷更加生氣。

“你這話像什麼樣子?厲家是什麼人家,是龍港,是全國,最強的豪門望族,她宋錦書一個娛樂圈的過氣交際花,不知道跟過多少男人的爛i貨,她進厲家,這是對厲家祖宗的羞辱,這萬一以後生了孩子,都不知道是不是厲家的種!”

“阿姨......你......你冷靜一下......”

顧安安彷彿被嚇到了一樣,慌張無措。

“安安,阿姨是非常看好你的,對你的人品極其相信,但你不能這樣一昧的善良,宋錦書是什麼東西,你難道真i覺得她會配的上卿川?你難道就真希望以後卿川跟那種女人共度一生?”

“阿姨,我......我......”顧安安眼眶一紅流下淚水:“可是卿川哥哥不喜歡我,我努力過的,冇有用......我現在希望他可以幸福就夠了。

“傻丫頭,除了你,冇有人能配得上卿川,他不過是被宋錦書一時迷惑住罷了,我們要幫他認清楚她的真麵目。

路清荷循循善誘:“卿川和宋錦書在一起是不可能幸福的,他的幸福,隻有你能給。

顧安安啪嗒啪嗒流著眼淚。

她咬唇,臉上逐漸露出了堅定的深色。

抬手用力擦了一下臉上的淚水。

“阿姨,你說的對,我不應該放棄那麼早,卿川哥哥和姐姐在一起,隻會受傷......我,我捨不得......”

“這就對了,隻要我們努力,我相信一定能成功。

顧安安跪坐在路清荷腳邊,將頭枕在她腿上:“我不想讓卿川哥哥再為姐姐傷心了,她身邊已經有那麼多優秀的男孩子了,為什麼就不肯知足,就因為卿川哥哥喜歡她,她就可以這樣肆無忌憚的傷害他嗎?她就是被偏愛太狠,所以有恃無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