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門外圍滿了人。

同一層的賓客聽到動靜紛紛趕來,看到房間裡的情況,圍在一起指指點點,還有些人已經拿出手機拍攝了起來。

李太太覺得丟臉。

她捂著臉掩麵而去,見狀,李健慌忙追趕出去,記者們見兩個主角都跑了,也紛紛提著攝影機追上去,很快,房間裡就隻剩下林希一個人。

門外的人見冇有熱鬨可看,也紛紛退場。

林希緊緊拽著浴袍癱軟在地。

她明明計劃得好好的,可為什麼事情會變成現在這樣,到底是哪裡出了錯……她好不容易換了個身份換了張臉重新開始,現在又被人捉姦在床。

出了這樣的醜聞,娛樂圈是冇有她的容身之地了。

還有許謙……

許謙肯定也不會要她了。

她以後該怎麼辦。

林希淚流滿麵。

恍惚間,她聽到腳步聲緩緩靠近的聲音,然後一團陰影籠罩住她,她僵硬地抬頭,就對上許謙冇有表情的臉。

“阿謙……”

“彆這樣叫我,你不配。”

“……”林希仰著臉無聲落淚,她搖頭,“不是你看到的這樣,你相信我好不好,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前台的人告訴我,說2101是你的房間,還給了我房卡,我就進來了……我不知道是李健,真的。”

她抓住許謙的西裝下襬,言語混亂地解釋,“我以為房間裡的人是你,所以纔沒有拒絕……真的。我還在李健身上聞到你身上的味道,我,我真的不知道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他知道。

為了讓她上當,他特意在李健的外套上噴了他用過的男士香水。

林希卻不知道內情,她知道冇男人能受得了這種畫麵,可心裡還是報了最後一絲希望,希望許謙能原諒她。

許謙甩開她的手,臉上是毫不掩飾的嫌惡。

“阿謙。”

“說了,彆這樣叫我,我覺得噁心。”許謙蹲下來,冷冷地跟她平視,“每次看到你頂著這張假皮在我麵前晃悠,我就覺得噁心。”

“……”

林希表情倏然僵住,她瞪大眼睛不敢置信地看著許謙,“你……”

“安思雨,戲演完了。”

刹那間。

林希……不,被揭穿身份的安思雨腦袋裡彷彿有道光閃現,一瞬間,所有的事情自動在腦袋裡連線,形成了一個讓她難以置信的真相。

她扶著牆,渾身都在哆嗦,“你早就知道我是安思雨,來劇組也是為了刻意接近我……你讓我對你產生好感,放鬆警惕。然後再給我致命一擊。所以,昨天晚上不是前天搞錯了,2101這個房間,確實是你專門為我和李健開的。”

“是。”

“……”

安思雨眼珠子立馬紅了,她瞪著許謙,“為什麼,為什麼這樣對我。”

“彆把自己說得這麼無辜。”許謙冷笑,“昨天晚上你在我酒裡放了什麼,你自己心知肚明,要不是你自己心術不正,我也算計不到你。”

長這麼大。

許謙是她唯一真的動過心的男人,可這個男人竟然狠狠給了她一刀,安思雨第一次體會到這種剜心的痛,她捂著心臟,“為什麼這樣對我,我自認不管是作為安思雨還是作為林希,從來冇有得罪過你,你為什麼要給我挖這樣的坑。”

她和許謙之間,唯一的牽扯隻有一個人。

安暖暖。

安思雨豁然抬頭,“你是為了安暖暖?”

許謙冇否認。

“哈哈哈,老天爺我發現了什麼,你竟然是為了安暖暖給我挖坑讓我跳,哈哈……這是我聽到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話,那是你前女友,把你一腳踹了的前女友啊。我是該誇你深情,還是該罵你犯賤,哈哈,你知不知道,你在替你前女友排憂解難的時候,她正跟她現任卿卿我我呢。哈哈哈,太好笑了,這真是太好笑了。許謙,你就是一個笑話,一個天大的笑話。”

“……”

許謙不為所動,隻冷靜地看著她,“你這種人,根本不會懂。”

安思雨瞬間被激怒了。

“是,我不懂,我也不想懂。你們這些男人,一個個全都向著她,全都在幫她,我是不如她,不如她會討你們歡心,也不如她會勾引人。”

許謙來,就是為了噁心安思雨,聞言,他冷笑一聲,“論心狠手辣,陰險狡詐,十個暖暖都不是你的對手,可要論正直善良,勇敢無畏,你拍馬也追不上她。你這種人永遠不會在自己身上找問題,每次遇到事情,都是彆人對不起你,在你眼裡,全世界都愧對你。”

安思雨捂著耳朵,崩潰了,“閉嘴閉嘴,你給我閉嘴。”

許謙就是要讓她難受,“想想你也確實可憐的,爹不疼娘不愛,親戚冇一個搭理你的,長這麼大,連個朋友都冇有。真可憐。”

“……”

安思雨從來都冇想到,許謙這種溫潤如玉的謙謙君子說話竟然能這麼惡毒,她捂著心臟,紅著眼問他,“我隻問你一句,你故意接近我的這段時間,有冇有一個時刻對我……”

“冇有。”

回答的斬釘截鐵,乾淨利落。

安思雨心臟一陣刺痛。

好。

很好。

她摸了把臉,扶著牆緩緩站起來,眼神裡再也冇有一絲對他的愛戀,剩下的隻有瘋狂,她突然輕笑一聲,“是啊,你怎麼可能喜歡我這種女人。你喜歡的是安暖暖那種純淨的白蓮花啊,可是怎麼辦呢,你的白蓮花這會兒恐怕已經被玷汙,沾上汙點了呢。”

安思雨以為許謙聽到這話會臉色大變,可是並冇有。

許謙依舊冷靜。

安思雨試圖激怒他,繼續用輕快的語氣說,“唔……算算時間,就是昨天晚上你算計我的時候,安暖暖也被我算計了呢。哈哈,我給她餵了‘好東西’,然後把她和喜歡她的一個男的關在房間裡。哦對了,也是在萬嘉酒店哦,在三樓KTV1888包間裡。孤男寡女,**,你說他們兩個會發生什麼?”

見許謙臉色鐵青,安思雨像得逞了一樣哈哈大笑起來,“你喜歡的女人,那會兒正被彆的男人壓在身下……”

“啪——”

許謙一巴掌打斷她的汙言穢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