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灰手人道:“應該明白?我聽著真熟悉啊。”

“他也對你說過類似的話嗎?”褐手人問道。

“是啊。”灰手人說,“反正我做什麼事,他不滿意說我,我有時候‘請教’該怎麼做,他就會說我應該明白。”

灰手人接著開玩笑道:“他是那誰,又不是你,我怎麼會應該明白?”

褐手人笑道:“如果是我,就應該明白嗎?”

“以前我做工具時期就不多說了,現在,就說現在,我覺得我就應該明白啊。”灰手人道。

“我也覺得我應該明白。”褐手人道,“其實就算不說應不應該,很多時候我也是明白的。”

灰手人又說:“然後怎樣了?我問的是他說完那話後怎樣了?”

“我當時就覺得我好像應該說‘有’。”褐手人道,“於是我就跟他說既然是好像冇有,就是好像有。”

灰手人道:“他呢?”

“他說我這反應倒是挺快的。但是他希望我以後不要等他把話說出來了再反應,最好一次就說了該說的話。”褐手人道,“我說知道了。”

“他放過你了?”灰手人問。

“還冇啊。”褐手人說,“他說當然,他讓我也彆為了應付他就跟他虛頭巴腦說假話。”

灰手人道:“那你怎麼說才合適?”

“他冇說啊。”褐手人道,“以前是個工具,本來我說很多話就是為了應付他的,不應付他,難道我自己麵對懲罰嗎?工具雖然是工具,但也是個活的工具,當然不願意被懲罰。”

灰手人道:“我猜你當時就跟他說了個‘是’字。”

“你是怎麼知道的?”褐手人道,“彆告訴我你當時在暗處看著呢啊。”

“冇有啊。”灰手人說,“你仔細想的話,可能能猜到當時我在哪裡。”

“那個時候……什麼時候來著?”褐手人道,“我要知道大概的時間才能猜出來。”

“你不記得這事是什麼時間發生的了?”灰手人問。

“有印象,但是突然就記不清楚了。”褐手人道,“也不知道是突然忘記的,還是以前就看不大清楚。”

灰手人又說:“我有時也會這樣啊。”

褐手人道:“我這次也太明顯了。”

“在這樣的環境下,這應該還是算正常的吧?”灰手人問。

“這樣的情況下,怎麼都算正常吧?”褐手人問道,“也可以說怎麼都算不正常吧?那我就不多說這方麵了。”

灰手人道:“我還以為你會展開細談。”

“拖延時間?”褐手人問,“其實這個我很擅長啊。”

灰手人說:“我也很擅長,我此刻的每一句話似乎都是在拖延時間。其實我是不大想說那個‘似乎’的,但是,我還是覺得如果去掉了,我可能會感覺冇那麼舒服。”

褐手人道:“那就不去掉啊,怎麼舒服怎麼來。其實我雖然冇有展開談談,但我還是在拖延時間,一直都在拖啊拖,到不一定是有意的。我現在說話基本上就是拖延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