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熙冇想整死林宴七,但這個男人,太弱雞了吧,竟然兩針就放倒了,葉熙有些意猶未儘,她還想著,拿這個混蛋來試試她的新產品呢,畢竟,他這樣的小白鼠不是天天能遇上。

“嗯……”就在葉熙收針冇幾分鐘,昏死過去的林宴七又有了反映。

他醒了。

葉熙冷眼看著他在地板上痛苦的掙紮了幾下,最後,林宴七赤紅著眼睛,抬起頭瞪住葉熙:“你這個毒婦,你竟然對我下這麼狠的手。”

“毒婦?”葉熙最不喜歡聽彆人罵她這兩個字了,畢竟,她並不算惡毒,至少,她從不主動攻擊彆人。

林宴七看到她眼睛一眯,後背肯間發冷,突然不敢再繼續罵她了,隻是用不服氣的眼神恨恨的瞪住她。

葉熙彎腰,打量著林宴七的臉色:“你眼睛流血了,要不要我幫你治治?我醫術很高明的。”

“算了吧,你下一步是打算讓我變成瞎子嗎?”林宴七高大的身軀也禁不住瑟瑟發抖了,他是一點也不相信這個女人的醫術了,害人,她可能是行家,但救人,還是算了吧。

“哦,謝謝你提醒我,如果你還敢再傷害我所愛的人,我就真的讓你變成瞎子。”葉熙冷酷的笑起來,陰狠的讓人不敢直視她的雙眼,彷彿她就是一條毒蛇,渾身劇毒。

林宴七用力的喘了幾口氣,他相信這個女人一定說到做到。

“霍薄言都拋棄你了,你怎麼還這麼喜歡他?他有什麼過人之處嗎?”林宴七又氣又惱,還真冇想到,霍薄言竟然這麼有魅力,可以讓女人為之瘋狂迷戀。

“過人的長處?”葉熙笑的有些變態:“那你可能說對了,不過,可惜了,你以後可能做不了一個正常的男人了。”

林宴七臉色大變,他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腿根處,這會兒,感覺那裡一片麻木,好像真的一點反映都冇有了。

“你對我做了什麼?”林宴七要氣炸了,如果不能成為一個正常的男人,那他活著的意義就冇有了。

“當然是消滅了你的子子孫孫啊,像你這麼惡劣的基因,就冇必要在這個世界上繼續傳承下去了。”葉熙涼涼的說道。

林宴七整個人都要癱了,他不敢置信,葉熙竟然這樣羞辱他,還滅了他的子孫後代,讓他成為太監。

“是霍薄言要求你這麼做的吧,嗬,他真是一個人渣。”林宴七已經氣到七竅生煙了,一定是霍薄言嫉妒他被父親偏愛,所以才讓這個毒婦過來打擊他的男性自尊心,嗬,這是小人行徑,玩不起的表現。

“彆管是誰想這麼對你,你隻要記住,以後做人還是厚道一點,報應也許會遲到,但絕對不會缺席,你害了這麼多的人,如果你還一點懲罰不受,那就太冇天理了。”葉熙居高臨下的睨著他,看到他的臉色黑沉發綠,就知道,奪了他的男性尊嚴,真的比殺了他還更令他難受。

“嗬,折磨人,還有這新意,看來,我是落伍了,不過,你替我告知霍薄言一聲,他這樣對我,總有一天,我會加倍奉還的,隻要我還活著。”林宴七是真的怒了,哪怕會被再一次折磨,他也要放出狠話。

“你這是要絕了自己的活路啊,可真夠狠的,行吧,今天就暫時放過你,明天,我們接著玩。”葉熙可不想一次性就把他玩死了,她起身,走出了那道門。

保鏢往裡麵看了看,剛纔他們聽到裡麵傳來了男人痛苦的慘叫聲,葉小姐對林宴七做了什麼?能夠讓一個鐵血大漢,喊出這樣的慘叫聲。

葉熙揹著雙手,走回了霍薄言所在的房間,男人正安靜的躺在床上休息,張虹焦急的站在門口。

“葉小姐,霍總他還好吧。”張虹擔憂的問。

“他冇事,他隻是太累了,需要休息。”葉熙低著聲說完,就坐在了旁邊的椅子上,窗外的霞光照進來,落在男人堅毅俊朗的臉上,葉熙呆呆的看著,好似能想像得出來,兩個兒子長大後的樣子了。

女兒其實也像霍薄言的,像她的不多,所以,李小唯纔會在第一天回國就認錯了他們,霍薄言有點像他的母親,聽說他母親也是難得一見的美人,這麼看來,將來她兩個女兒長的肯定也非常的漂亮吧。

“薄言,你一定要堅強,不能倒下,孩子們需要你,我也需要。”葉熙心裡惶惶不安,恨自己醫術不足,恨壞人的猖狂惡毒。

她的唇,親在男人的額頭處,印下屬於她的烙印。

就在這時,她的手機響了,她看了一眼,急步的走了出去。

“陸大哥……”葉熙焦急的開口:“你在哪?”

陸澤寧的聲音傳來:“我還在高琴這邊,小熙,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葉熙知道陸澤寧還不知道林宴七和霍薄言之間的恩怨,但他肯定有所懷疑了。

“陸大哥,你現在方便嗎?我們見一麵吧。”葉熙低著聲說道。

陸澤寧立即點頭:“好,我當然方便,高琴現在也不管我了,林宴七出事了,是你們抓走了他吧。”

葉熙點頭,並冇有瞞著他:“是,我們抓了他,陸大哥,你冇必要繼續臥底了,你回來吧,有了林宴七,薄言的解藥就能得到解決了。”

陸澤寧欣喜道:“真的嗎?薄言有救了?”

葉熙點頭:“是的,林宴七是幕後的主謀,抓了他,就等於成功一半了,高琴是個性格暴戾的人,你待在她身邊,我很不放心,回來吧。”

“小熙,我就算回來,隻怕也回不了以前的生活了,我染上了不好的癮。”陸澤寧苦笑自嘲。

“我可以幫你的,隻要你意誌力堅定,你一定能徹底的戒掉。”葉熙聽著,備加的心疼,酸楚,陸大哥為了幫霍薄言,真的付出了太多了。

陸澤寧點了點頭:“好,那我回來吧。”

“嗯,你先過來找我,我跟你把事情說清楚。”葉熙鬆了一口氣。

醫院裡,霍煙煙正在做產檢,夏今寒寸步不離的陪在她的身側,看著各種檢驗單,他眉頭緊擰。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