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c小說網 >  萬年龍婿 >   1301

-

1301

“不,不要在徐老爺的故鄉亂來。”

林幕結結巴巴道。

安檢員和機場遊客們眼珠子驚得都快掉出來。

直到一大群安保迅速趕來,紛紛表示對林幕等人的感謝,鬨劇才結束。

五人走出機場的時候,看到了前麵街旁停著一輛加長版勞斯萊斯。

一個少年和一個英俊青年、一箇中年帥哥站在車旁,少年朝他們揮了揮手。

饒是偽裝成李天機,臉上掛著全新的麵孔,林幕等人還是從少年身上散溢位來的氣息,感覺得到這就是徐老爺。

因為瀛洲島的人,修的就是徐長生的衣缽。

“徐老爺!”

幾人臉上洋溢位高興的笑容,噔噔噔跑了過去。

“到了啊,當出來玩玩就行。”徐長生笑吟吟道:“這位是你們的小師弟葉景程,這位是西門複欣哥哥,不對,西門姐姐。”

葉景程不禁老臉一紅,他都四十歲了,冇想到隻能當小師弟。

而西門複欣暗暗打量著林幕幾人,一邊不爽的叫了起來:“徐先生,拜托,我纔不到三十歲,彆把我叫老了啊!”

“景程,小西門,給你們介紹一下。”

徐長生拍拍林幕的腦袋說道:“林幕,炎夏人,十六歲,被親媽在公廁裡生下來然後被我撿到,還剩一半的臍帶還是我親手剪的,築基大圓滿。”

林幕害羞地低下頭:“小,小師弟好,姐姐你好。”

西門複欣眼珠子一凸!

徐長生又拍了拍小矮子白人青年的頭:“現名楊大力,二十歲,北毆那邊的人,家境貧窮,十歲時上小學路上被我看中,我跟他奶奶說帶他去煉氣,他奶奶答應了,在島上已經待了十年,築基小圓滿。”

西門複欣:“......”

徐長生拍拍那二米多高的大塊頭說道:“現名王直,黑人,二十五歲,單親家庭,小時候他爸因搶劫罪入獄,他也學會了搶劫,八歲那年來搶我錢包被我打了一頓然後帶走,築基後階。”

西門複欣:“......”

徐長生摸摸一個年輕男人的腦袋:“趙吹雪,炎夏人,十二歲,是西北一個豪門的少爺,後來家族落魄,母親改嫁,父親病亡,五歲那年流落街頭有緣和我相遇,築基中階。”

西門複欣腦袋上跳起幾個問號,十二歲?

徐長生抱起最後一個看起來有三十多歲的女人坐進勞斯萊斯裡,女人身形飛快縮小,最後變成一個十歲左右的小丫頭,小小的身子縮在一身大大的西裝裡,黃裡透黑的小臉兒很是可愛滑稽,五官有一種異域風情:“這是他們大師兄的女兒,徐茉莉,炎夏和大佛國的混血,十歲,築基前階。”

“老爺老爺老爺老爺!”徐茉莉抱著徐長生的脖子狠狠在他臉上親了幾口,咯咯直笑,其實她隻在三歲時見過徐長生一次,但印象裡徐老爺是個很溫柔的人,所以再次見麵徐茉莉特彆開心。

徐長生擦擦口水,笑著揉揉徐茉莉的腦袋。

“咕咚!”

西門複欣嚥著口水坐進駕駛座,腦袋瓜子嗡嗡的。

她已經是個天才了,不到三十歲就是築基前階,要不然憑一介女兒身,再聰明伶俐也不能被西門家和元老閣承認為能繼任宗主之位的少宗主。

但與這幾個弟弟妹妹比起來,她好像啥也不是。

一顆星辰混入璀璨的太空裡,瞬間失去了自己的光芒。

西門複欣此時就是這個感覺。

徐長生到底什麼情況啊?

哪來的這麼多驚才絕豔的少年人?

而且似乎都是他的門徒啊!

仔細一想,西門複欣好像理解了太爺爺為什麼那麼信任徐長生。

這個男人簡直渾身上下都是秘密,掏一個出來都震得你瞠目結舌那種。

難怪幾個弟弟妹妹要偽裝出成熟男女的扮相,不然小小年紀就這些實力,傳出去未免太振聾發聵了一些。

“老爺,島上好無聊,還是外麵好!”楊大力早就能說一口流利的炎夏語,興奮地看著車窗外倒流的街景嘮叨道:“不過前段時間你送來的那幫人很好玩,天天麵紅耳赤地吵架,還說做鬼也不會放過你,不過被我們揍了一頓丟到海裡險些被鯊魚吃掉之後就老實了!”

徐長生哈哈大笑。

那是他送去的周家人,除了老太太和老二週維名一家,其他周家人都去島上‘清修’了。

瀛洲島冇電影院、冇遊樂場,冇有任何的娛樂措施,隻有藍天白雲大海和煉氣,對於名利場裡混了半輩子的周家人來說,那樣的生活是很痛苦的。

想起老太太和周維名,徐長生又想起了蔣葉子那幫‘舊人’。

離開江南來到中州不過幾個月,卻彷彿發生了很多事情般遙遠。

“離開前交代葉子要照顧老太太他們,以她的性格,應該會照顧得無微不至吧?”

徐長生笑笑,收起回憶。

葉景程打量著林幕幾人,猶豫好一會,才道:“先生當年為什麼會傳授薑陽武藝?”

徐長生明白他的意思。

自己能看得上眼的都是絕對的天才,而薑陽練武百年,才堪堪成為煉氣士,資質與葉景程、林幕這些天才相比,實在是差不堪言。

雖然隻是傳授武藝,徐長生並不算薑陽煉氣上的老師,但也讓葉景程思而不解了。

“你們都是從練武開始,一步步成為煉氣士的吧?”徐長生若無其事道。

葉景程等人都點了點頭。

“以前不是這樣的。”徐長生解釋道:“在很久以前的某個時代,人們生來就是通八脈的,隻需要感受到天地靈氣就能成為煉氣士。”

“而現在的人們需要先經曆武者的過程,打通封閉的八脈,纔有資格感受天地靈氣的存在。”

“也就是說,習武和煉氣是兩個完全不同的領域,武道天纔不一定是煉氣天才,煉氣天才也不一定是武道天才。”

“薑陽在武道上資質平平,但我看得出來他有不錯的煉氣天賦,所以略作提點。”

“從他在惡鬼閣平步青雲就能看得出來,他進步得確實很快。”

徐長生頓了一下,說道:“雖然另一個更重要的因素纔是他平步青雲的原因,但言歸正傳,他勉強稱得上天才,從煉氣天賦上來說,應該比小西門還要更優秀一些。”

“不過他走錯了路,隻能死給我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