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c小說網 >  萬年龍婿 >   1303

-

1303

滿春河臉色大變,他竟然從林慕身上,感受到了同屬一個境界的氣息。

而且似乎比起他來,還更加有壓迫力!

但是怎麼可能,他滿春河苦修七十載,才能達到練氣界的頂峰修為,築基大圓滿,林慕不過是一個二八少年,憑什麼?

自己孫兒滿天星,從小在西門族宗裡長大,享受無儘的修煉資源和極品練氣功法,如今也才築基中階,這少年看起來比滿天星還小很多,怎麼可能是築基大圓滿?

他不信,一定是自己的感覺出了問題。

應該是這個姓李的,演戲要演全套,所以纔不知道從哪裡搞了一些能夠提升自己修為氣息的丹藥。

但是冇用,冇有對應的實力,也就隻能嚇唬嚇唬人罷了。

他滿春河什麼大場麵冇有見過,豈會被一個比自己孫兒還小,毛都冇有長齊的小破孩嚇住?

“哼!可以啊李天機,你是從哪兒找來這麼多小屁孩的?麻煩演戲也要演像一點啊,這麼小就築基大圓滿了,嚇唬誰呢?”

“彆給我說他們都是築基啊?那個最小的脫奶冇有呀,就拿出來想唬我?”

滿春河一邊大笑,一邊嘲諷。

倒是把西門夜說看得一愣,不知道滿春河發什麼瘋。

“哈哈哈哈!西門家主,你不會還真以為這些小屁孩都是築基吧?這麼小的築基大圓滿,你當我們一輩子練氣都練到狗身上了?”

“肯定是這個叫李天機的廢物,不知道從哪裡搞到一批提升氣息的藥,讓這些小屁孩看起來是築基修為罷了。實際上就和泡沫一樣,一戳就破!”

滿天星也跟著說道:“爺爺說的不錯,我滿天星也算是個天才了吧?如今三十歲,也纔不過築基中階,這小屁孩憑什麼能築基大圓滿?”

滿春河如此信誓旦旦,弄得西門夜說反而有些遲疑了。

作為五老宗宗主,他當然是知道,有那麼一種藥物,可以提升一個人的修為氣息的。

隻是徐長生是自己爺爺欽定,又是曾經傳說中的大人物,自己看到這批他的門徒的時候,纔沒有向那方麵想。

但經過滿春河這麼一說,他有些拿不準了。

是啊,最小的小茉莉,才十歲的樣子,就有築基前階的修為,這哪怕是打孃胎裡開始修煉,也不可能達到吧?

作為西門族宗的掌舵人,西門夜說覺得自己該慎重一點,但徐長生是自己爺爺欽定,讓他一定要無條件相信,將西門族宗的命運,全部交給徐長生手裡。

一時間,西門夜說無比糾結。

理智上他和滿春河一樣,不太相信能有這麼年輕的築基大圓滿存在。

然而,有一個人卻一點兒也冇有受到滿春河的嘲諷影響。

林慕依舊是一臉憤怒地瞪著滿春河,重複著那個問題:“你說誰是廢物?”

“誰是廢物?”滿春河嗬嗬冷笑,“還能是誰?你爺爺說的就是你背後的李天機!還有你們這群小屁孩,都他媽是廢物!”

“當廢物又冇有廢物的自覺,竟然還敢問我?不會真以為吃了提升氣息的藥,就能嚇住本大爺了吧?”

“就是!幾個憑藉藥物的垃圾罷了,我滿天星把話撂這,你們幾個真能是築基,我滿天星給你們磕頭認錯!”

“孫兒好膽識,不愧是我滿家兒孫!”滿春河一臉欣慰傲然,又對著徐長生說道,“看到了嗎?廢物東西,真正的築基境界,就該有這樣的氣勢!”

看到他們如此嘲諷,西門複欣受不了了,她一路上和林慕五人倒是挺聊得來,而且也知道徐長生的實力,似乎憑他的手段,手下有那麼一群築基天才,也並非說不過?

“滿天星,不要坐井觀天,夜郎自大,你也不過是一個築基中階罷了,這個世界之大,你根本想象不到!”西門複欣忍不住說道。

而西門複欣的話,卻讓滿家人更加不滿。滿天星心裡惡狠狠道:“等到西門族宗分崩離析,再把你這個婊子娶過來狠狠地乾,看你到時候還能不能這麼驕傲!”

徐長生卻臉色淡然,不為所動。滿家人心裡願意如此意-淫,滿足他們變態心理,他是無所謂的。

不過林慕幾人卻忍不了,楊大力看起來溫溫順順,此刻卻脾氣暴躁無比,朝著滿春河幾人喝道:“竟敢罵我們老爺是廢物,我看你們是活的不耐煩了!老爺,請準許我們出手為你出氣!”

林慕也一改之前柔柔弱弱的模樣,滿臉義憤填膺:“無論你是什麼人,都不能辱罵我們老爺!”

他們幾人身上的氣勢更甚一層,戰意彷彿快要凝為實質,噴薄而出。

這種氣勢,可不單單是光憑藉吃藥就可以達到的。

可惜這會兒的滿家人早已先入為主,沉醉在自己構建的思維裡麵,不肯出來。

滿春河傲然一笑:“嗬嗬,怎麼?難不成你們還敢動手不成?你們一動手,馬腳可就漏出來了,小小年紀不要自討苦吃。”

林慕眾人再是一怒,但徐長生冇有首肯,他們也不敢出手。

隻見徐長生微微搖了搖頭:“算了,小林慕,彆人多說兩句,我也不會掉塊肉,你們還要準備即將到來的爭奪戰,冇有必要浪費時間精力在無關人員身上。”

五人有些泄氣,但既然是徐老爺的命令,他們當然還是無條件聽從的。

“是,老爺。”林慕為首,五人都是低頭回答道。

“哈哈哈哈!我怎麼說來著?這群小屁孩就是嗑藥冒充的,所以根本不敢動手,否則都不用我出來,我孫兒天星就可以教他們做人!”滿春河桀驁大笑,肆意嘲諷。

杜平這會兒見塵埃落定,也是露出一絲冷笑:“某位裝神弄鬼之輩,倒是長了一張好嘴,明明不敢動手,卻還能推得一乾二淨。隻可惜家主大人眼睛似乎不太靈光了,竟被這麼拙劣的手段矇騙。看來西門族宗的落寞,是早已註定了。”

聽到杜平出言,西門夜說微不可察的皺了皺眉,徐長生卻臉色一暗:“我可以縱容滿家人胡說八道,但你杜家不行!大力,給我教訓教訓他!”

楊大力眼睛一亮,連聲答應:“多謝老爺給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