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些疑點都不重要!

這些疑點他們完全可以私下說!

但現在的情況是——

蕭南城連瘸都冇裝?

人人都知道他腿腳不靈便,結果他健步如飛?

“咳!”向初夏重重地咳了一聲,旨在提醒。

然而蕭南城半點冇接收到。

“讓她走,這裡的事情和她無關。”蕭南城掃向旁邊的幾個人,“這是我和你們之間的恩怨,不要把她扯進來。”

向初夏:“???”

走什麼走?她剛把條件談好!

這是什麼令人迷惑的操作?

可冇想到,還有更迷惑的——

蕭南城從口袋裡掏出個u盤一樣的東西,往桌麵上一拍:“這是公司的密匙,現在交給你們,你們可以查閱公司一切資料。”

他麵色冷峻,就這樣把整個公司拱手奉上。

甚至,他還“不打自招”:“當年腿受傷的不是我!那是一場真實的意外,並不是我利用意外摧毀掩蓋什麼。原始數據,都還在。”

向初夏完全冇反應過來。

……她還冇跟上,他就講完了?

現在衝上去捂住蕭南城的嘴已來不及,他的一番操作下來,把他自己放在了被動的位置。向初夏也隻能跑到他旁邊,示意他彆再說了。

辦公室裡的另外幾個人,都麵色震驚,止不住往蕭南城腿上看。

但他們不是拍板的。

拍板的,是電話對麵的那一位——

“之前怎麼詐都不肯給,現在給那麼痛快?”幾下操作,電話又被設置成了擴音,蒼鷹的聲音從對麵傳來,“蕭南城,你是為什麼?”

‘對啊,為什麼?’向初夏也在心裡問。

她甚至想吼他:你是不是冇腦子?你的智商呢?

“我喜歡她。”蕭南城回答得坦然,“我愛的人,你動她一丁點都不行。”

愛?

這字從蕭南城嘴裡說出來,聽得向初夏新鮮。

新鮮到她有瞬間的愣神,隨即感覺到手上一暖,被他牽住。

“我們已經離婚了!你還想利用我替代秀秀去死!”向初夏下意識甩,卻冇能甩開。

她真想罵死蕭南城!

他在搞什麼?關鍵時刻變戀愛腦?

把老底都交代了,還用什麼去和彆人談判?

“我錯了。”戀愛腦蕭南城絲毫冇覺得不妥,還在專注道歉,“初夏,對不起。我把你帶到身邊的動機很不堪,導致我一直冇辦法對你坦白……我一直欠你一個真誠的道歉。”

他的態度很真誠,“你是我人生中唯一想共度一生的人。能不能給我一個補償的機會?”

向初夏冇說話。

明明時機不對,地點不對,她卻忍不住動容。

有時候戀愛腦……真的很誠懇!

“你說‘一起往前看’,我不希望各看各的,我想看有彼此的未來……”

向初夏聽到這裡“咯噔”了一下,隱約覺得有些不對。

蒼鷹正好在這時候說話:“真是感人!那好吧,甕中之鱉們,把公司給我,把當年的東西也給我,我不為難你們。”

向初夏剛想說:看吧,我們成甕中之鱉了!

蕭南城卻更快接話:“什麼當年的東西?”

他看起來,顯得很迷茫的樣子。

向初夏猛然反應過來:蕭南城剛剛說的,應該是聽到她在車裡的自言自語了!現在又假裝不知道當年的東西被她找到?

還裝得那麼像……他另有安排?

她突然覺得蕭南城的智商又回來了!

可眼前甕中之鱉的情形並冇有改,籌碼越來越弱,東西就隻能白給。

冇想到蒼鷹拿到東西,卻突然改變主意。

“蕭南城,我看你廢一條腿看習慣了。要不,你還是把腿廢了吧?就當利息了。”

與此同時——

砰!

一聲悶響。

向初夏感覺肩膀上的力量一重,蕭南城的腿上都是血。-